在兰卡威3D艺术馆穿越时光

从3D艺术馆出来的时候,雨还在下着,导游阿khor告诉我,当地人把这种雨叫长寿雨,因为它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不同于海岛兰卡威常见的阵雨。所以,他总结到,你们能遇到这种雨说明运气很好。

我笑笑,感谢他的细心。其实下雨并不会影响我的心情,无非是调整一下游览顺序而已,有何不开心?

“喜欢这里吗?”阿khor问。

“啊,喜欢!听说这里是马来西亚最大的3D艺术馆?”

“是啊,里面有一百多幅作品呢。一会上车我会给大家发一下艺术馆的资料,你可以看看。”

拿起那份资料,我恍然大悟,难怪出口处有那么多韩文签名。原来这个艺术馆的作品是23位平均年龄60岁的韩国领先艺术家同兰卡威当地艺术家共同创作的,全馆共3层,收藏了他们共一百多幅作品。所有的作品全部由艺术家手绘,历经五个月完成,创下了历时最短的记录。

难怪进馆要脱鞋。这样心血之作,自然要用心保护。我回想了一下游览的过程,不禁感受到艺术家创作时的喜悦和艰辛。那样生动有趣的作品,一定是很有情趣又热爱生活的人才能创作出来的,这23位在常人看来已经是老年的艺术家,用充满爱的童心,绘就了一幅幅栩栩如生的艺术作品。

而这其中的艰辛也可以想象,绝大多数作品都是由布满整面墙甚至延伸到地面,长期蹲着或者仰着头绘画,身体和眼睛的酸痛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何况还是在那样紧迫的时间内创作。但是就如同怀胎十月的母亲一般吧,其中虽然艰辛,但是却心怀喜悦。

赤足进入的我最初有些愤怒,脚底冰凉,怎能愉快的欣赏艺术作品?但是当我踩上去的时候,我的愤怒消失了,心中莫名的还有一丝的惊喜:怎么这地面一点也不冰凉,好似小时候家里铺的地革,微微的软,竟然还有些温暖。

于是带着这样的意外愉悦地开始了3D艺术馆之旅。迎面的墙上写着大大的英文“Have your beautiful memories here!”下方的几幅画作都用英文写了注释。我的英文一般,所以在我认真阅读注释的时候,我的小伙伴已经不知跑到了哪里。后来我知道,那几份画作所在的区域是视觉错觉区,不同的作品,通过波浪线、曲线、圆等元素误导人的视觉,让人看到和实际不同的作品。

让我记忆深刻的是中间的那两幅蒙娜丽莎,一副是用波浪线和曲线画的,一副是用圆点画的,站在近处你根本看不出来画家到底画的是什么,可是当你退后两步,就能看到蒙娜丽莎在冲着你微笑。

转身,才发现刚刚看到的不过是餐前甜点,主菜才刚刚开始。眼前是一大片海洋,我的朋友们或是以手撑颌伏在石头上出神,化身美人鱼寻找王子;或是坐在贝壳中,守候着用血肉磨砺出的珍珠,静静地散发光芒;或是与海龟同游,探寻多彩神秘的海底世界;或是奋力游泳,惊恐的逃离身后鲨鱼凶残地追击;还有一个则兴高采烈地划着水上滑板,享受海浪冲击的快感。

我高兴地加入朋友们的队列,给大家拍照。这时有个人拍拍我的肩膀,并把我向后拉了一下,指了指地上的图标。我一看,不禁感谢艺术馆的良苦用心。原来艺术家们在创作的时候,已经考虑到参观者会拍照,他们精心地选择了最佳的位置,以便大家能拍出最佳效果。每幅画前都有个最佳拍摄点的贴纸,工作人员也会不时地提醒参观者在哪里拍摄最好。由于馆内有来自不同国家的参观者,有时会语言不通,但工作人员并不会因此放弃,他们会微笑着引导着参观者,希望大家能在这里留在最美的影像。

用心的细节最能打动人。

“你们才到这里?”已经逛完了全馆的珮珩奇怪地看着我们,“上面还有两层呢,你们怎么还停留在门口?”

我们吐吐舌头,赶快从海洋里出来,走入了野外。视野之内,大象慢悠悠地从墙壁外走过来,长颈鹿悠闲地在河边饮着水,黑猩猩母子亲昵地坐在河边,小浣熊好奇地从树洞里探出头望着你,而树梢的那头,则是野心勃勃地金钱豹,虎视眈眈的审视着这一切。我们嘻嘻哈哈哈的站过去,微笑着对着镜头摆POSE。万能的工作人员走过来摆摆手,指着树梢上的金钱豹做出一个惊恐的表情。朋友们立刻心领神会。融入环境才是大玩家。

馆内的其他参观者也是如此。每个区域的门口都会摆着一个小黑板,上面的照片给大家演示了做什么样的动作和表情才能最好地互动。很多参观者进入新的区域时,都会先看看小黑板,受到启发后一个个的进行自由创作。在这里,每个人都变成了最好的演员,开启表演模式。

当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愉快的融入其中。从野外步入交互区的我还没有来得及欣赏作品,就被一个孩子的哭声吸引,他显然是怕了,哭闹着要离开,而我和他的家人一样,开心地看着小天使流着泪从神台上走下来。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的《生命之树》

但是我最喜欢的区域却是经典区。这里展示的是世界知名画家的经典画作,如莫奈的《星空》、爱德华·马奈的《吹横笛的少年》、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的《生命之树》、让·弗朗索瓦·米勒的《拾穗者》等等,只不过艺术家们做了小小的调整,不仅让画作更加有趣,还让参观者可以和这些名作融合互动。

蒙娜丽莎和星空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让·弗拉戈纳尔的《秋千》

一进门,就看到蒙娜丽莎和星空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没有卢浮宫熙熙攘攘的人群,许多人都大大方方的和她共同微笑,留下美丽的回忆。相比于西蒙·夏尔丹远在首都华盛顿国家艺廊的真迹,这里的少年把肥皂泡泡吹得更大,我高兴跑过去,开心地做个肥皂泡人。最有趣的就是让·弗拉戈纳尔的《秋千》了。没有推秋千的老先生,也没有了让少妇真正开心的小伙子,只留下了美丽的少妇在画中,盯着她飞出的高跟鞋,顽皮的人可以试着接住高跟鞋,和远在18世纪的美女来一场邂逅。

不过最让我震撼的,还是中央大厅的埃及主题画作。在阵阵驼铃声中,一队商队从沙漠中走来,我牵起绳索,继续这漫长的旅行。而我的朋友,早已乘着阿拉丁的魔毯在埃及金字塔里探秘古老的埃及文明了。从埃及走过,是瀑布声阵阵的悬崖,如果能逃离那凶猛神鹰的追击,便能进入美丽的城堡。

当然,你可以有多种多样的诠释,在这组马来西亚最大的画作面前,每个人都是幻想家。

时间紧促,我只能匆匆穿过马来西亚区和交互体验2区,离开这个让人重拾童心的3D艺术馆。

出门时,门口挂着许多签名。

“马来西亚的艺术馆怎么有韩国文字签名?”

带着疑惑,我看到在门口等候阿khor,他看着门外依然下着的雨和我说,“我们这里把这种雨叫‘长寿雨’”。

标签:兰卡威

上一篇:马德里丽池公园的周末时光

精彩推荐
这种女性手相,最容易称为人中
何洁这段婚姻有多心酸
禽兽!12岁女童沦为全家性奴
《快本》这是要搞事情
幽灵岛:时而出现,时而消失
此女孩的旅行照吊打无数女明星
80后姑娘当妈前后对比
见缝插针!老婆正吃烧烤
何炅首谈发飙自责落泪
男子带二男孩去幼儿园报名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