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战争13年后,英国报告称前首相布莱尔出兵理由不充分

齐尔考特报告于7月6日公布

齐尔考特报告于7月6日公布

2002年9月,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侯赛因召集他在巴格达的革命指挥委员会开会。萨达姆神情严肃,并且看上去压力很大。

因为他刚刚读完了一份英国伦敦联合情报委员会的一份报告。该报告包含萨达姆政权能力的详细信息,甚至声称,伊拉克拥有可以在45分钟内启动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这一点令萨达姆感到迷惑。

据事后透露出来的信息称,萨达姆怀疑是否他身边有人知道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的一些情报?

革命指挥委员会的成员赶紧一一表态说,他们对此并不知情。那么,英国情报机构的信息是哪来的呢?

这就是英国齐尔考特(Chilcot)调查报告(即有关伊拉克WMD问题)要回答的一个主要问题,该报告于星期三(7月6日)公布。

该报告认为前英国首相布莱尔在伊拉克战争之前“误用了”有关伊拉克军事武器能力的情报。当时布莱尔“夸大”了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但分析认为齐尔科特的报告难以对伊拉克战争的合法性进行定性,而且也很难对前领导人布莱尔进行司法问责。

三个失误

显然,是情报出了问题。到底谁该为此事负责这一问题可能会存有争议。

而齐尔考特(Chilcot)调查报告也许会给我们一个最有结论性的答案。

这一问题可以分为三个层面:首先,情报来源有误;其次,对收集来的情报没有进行挑战性分析,而是信以为真;最后,先不说这一情报令萨达姆感到困惑,在向公众公布这一情报时也有错误。

惊人相似

格林的情报小说《哈瓦那特派员》可能十分搞笑,但同时也非常有洞察力,这是一本批评情报世界的书。

书中的主人公是一位旅居古巴哈瓦那的英国商人,他是吸尘器推销商,他们最新款式吸尘器的设计方案居然被当作隐藏在山中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原子武器”。而英国军情六处的官员急于请功。本来可以核查该情报准确性的情报专家却根本没看到有关详情。

这一令人啼笑皆非的情节,衬托出情报世界的荒谬。而这和2002年围绕英国收集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时所发生的事十分相像。

英国外派的情报人员知道总部的需求,因此竭力满足其要求,这些情报没有被好好的核实,而且很多时候也并没有被交给国防部情报部门的技术专家做鉴定。

例如,其中一份文件指称伊拉克向尼日尔购买铀,但当这一文件传给国际专家时,他们在一天之内就判断这是假的。

而且,关于伊拉克拥有可以在45分钟内就可以启动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说法并没有其他支持性的证据,比如武器生产和储存的信息,以及启动这些武器的具体时间表等。

英国化学武器专家说,似乎没有人严格审查这些信息,只能认为是人们太想希望这些信息是真的了。

伊拉克战争之后,军情六处试图寻找消息来源,当时广为流传的一个“新消息来源”否认曾说过任何关于伊拉克加速生产生化武器的事。

那名曾讲过45分钟字眼的军官也极力否认对此事知情。

据一名官员数年后表示,当他们找到那名曾传递那名军官报告的中间人时,人们发出了很多感叹。

当时军情六处的负责人理查德-迪尔洛夫爵士很可能是直接挨齐尔考特报告批的人。

他的批评者说,迪尔洛夫跟权力上层走得太近,过于热衷哄唐宁街高兴,当然他本人对此强烈否认。

一无所获

有关伊拉克可能存在WMD的文件一出来就开始了检查,联合国的监督人员根据英美提供的情报到那些可疑地点进行勘查,结果什么也没找到。那些所谓隐藏在养鸡场的秘密武器点其实就是养鸡场。

700名核查人员共对500个不同的场所进行检查,结果一无所获。

负责核查的汉斯·布利克斯告诉柯雷拉说:“我们以为英美为我们提供了最可靠的地点,但我们没有在任何这些地方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这方面的失误就是分析情报的失误,因为情报人员固执地认为,伊拉克在1990年代拥有这种武器,虽然核查人员空手而归,但人们不愿意对这些情报作重新核查。

秘密销毁

伊拉克在90年代到底有没有核武呢?据悉,萨达姆在90年代摧毁了他的核武项目,因为他当时想如果核查人员找不到核武的话,就会解除对伊拉克的制裁。

萨达姆当时犯的一个致命的错误是,他秘密地销毁了这些核武器,其原因可能是他不想让邻国伊朗知道他的软弱。

此外,当核查人员对那些过去已知的化学武器库进行核查时,伊拉克人无法证明这些武器已经被销毁,倒好像是被隐藏了起来的样子,最后就成为“找不到的材料”。

就在伊拉克战争开打前的数日,伊拉克人还在拼命地试图找到方法来证明他们确实已经销毁了这些化学武器,并没有把他们藏起来。

批评人士指出,未能对伊拉克情报做出正确评估是因为伊拉克战争已经拉开了序幕,而情报只是一个说辞,一种说服公众支持攻打伊拉克的工具和理由,因为此时此刻,西方政府已经想要推翻萨达姆的政权。

教训

齐尔考特报告还可能会涉及西方是如何向公众公布这一情报的。2002年3月,英国情报部门对有关伊拉克的武器报告的评语是“比较零散”。

然而,当时的英国首相布莱尔“坚信”联合情报委员会的专家和他们的可信性。有关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情报可能被夸大了。联合情报委员会和当时的主席约翰-斯卡利特爵士也可能会受到批评。

还有一个值得情报人员思考的问题是,他们在预见萨达姆政权倒台后伊拉克可能会发生什么变化方面是否做得足够?他们是否为伊拉克的军队政策决策者以及伊拉克军队如何对付后来的反抗武装提供足够的信息呢?

无论齐尔考特报告最后的结论是什么,伊拉克的经验教训为英国的情报部门留下了一个长长的阴影。

来源:news.qq.com

标签:英国

猜你喜欢

伦敦举行新年街头游行表演
骄傲!首位中国籍探险家闪米特
胶带捆扎蔬菜甲醛超标10倍
清朝选秀女竟然如此残忍
下次在五星酒店看到这些东西
芬兰机构将为无业公民无偿发钱
2017年新规,这5种驾照一年一
厉害word哥!60岁老人劈腿三个
去海南岛生活你必须要掌握的生
在日本香川 吃一份让你热泪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