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岁男孩举报吸毒爸爸:我还能不能再找回我的家

一脸茫然的序

一脸茫然的小彬

10平方米的出租房里非常逼仄

10平方米的出租房里非常逼仄

“我爸爸吸毒了,他还打我。”电话里,传出稚嫩的童声。

四天前,也就是7月2日,绍兴新昌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这样一个报警电话。大约半小时后,民警在羽林街道一个地处半山腰的村子里,找到了报警的小男孩。

男孩猫着腰,躲在一间出租房的背后,浑身发抖。

经调查,男孩叫小彬,今年才10岁,他在报警电话里说的内容全部属实。昨天,钱江晚报记者赶到新昌,与小彬面对面聊了一下午,几度哽咽落泪——父母离异,居无定所,现在又摊上父亲吸毒这档子事,在他的童年里,温暖已是遥远的回忆。

吸毒后的爸爸甩出一个巴掌

他害怕得逃出老远报了警

小彬的父亲吸毒不是一天两天了。

7月2日那天,小彬又没饭吃了,他想想也知道,父亲这几天怕是又吸上了。父亲过去交过几个女朋友,他也跟着去过几次对方的家,于是,小彬饿着肚子、硬着头皮,走到了父亲其中一个女朋友的出租房里。

哪里知道,饭吃到一半,父亲就气汹汹地冲进来,二话不说,朝着小彬先抡过来一个重重的巴掌。啪的一声,鼻血就流下来了。

事发突然,小彬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拔腿就跑。这是个建在半山腰的村子,他也不知道自己跑出了多远,只知道父亲没再追上来。他蹲在角落里,从口袋里掏出父亲淘汰下来的老式诺基亚,深吸一口气,摁下了110。

民警找到小彬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吃饭的地方。不过,他不敢进屋,只是悄悄地绕到房子后面,抖抖索索地蹲着。出警的梁警官记得,小彬皮肤白净,这使得一道道淤青更加明显,身上那件灰白条纹的T恤上,还有已经干掉的血迹。

他指着左臂上一块硬币大小的淤青说,这是前一天刚刚被父亲打出来的。

考虑到孩子的安全,民警先把小彬接到了羽林派出所。“回来一查,发现他父亲果然有吸毒前科,2015年还曾因容留他人吸毒,被法院判刑半年。”民警说。

父母离异、居无定所

孩子很久没感觉到温暖了

从两年前开始,小彬发觉父亲经常躲在房里,有时还会锁门。久而久之,他才发现原来父亲早已成了一名“瘾君子”。最可怕的是,父亲不仅吸毒,还会在吸毒后对他拳脚相加。

“爸爸这样下去,肯定越陷越深。”小彬决定,把这件事交给警察叔叔解决。

2006年出生的小彬,3岁那年父母离异。记者在对话时发现,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家的温暖了,他说——

以前跟着奶奶,后来奶奶住到了大伯家,身体也不好,我就跟着爸爸。后来,爸爸吸毒,卖掉了家里盖的房子,带着我在外面租房子住,搬过好几次。去年(7月),爸爸(服刑)出来后,就带着我租了现在这个房子。

小彬所说的这个出租屋,月租210元,不到十平方米。房间里摆着一大一小两张床,另一侧的桌子上摆着一台小电视和一些餐具,窗户边的空地上放着一个小型煤气灶。这个黑旧的房子里,小彬已经和父亲住了大半年。

小彬这样描述这大半年的生活——

他有时候像个婴儿,还需要我照顾,要我给他洗衣服还有做饭。

以前爸爸还会赚钱供我读书,但吸毒之后,就不是以前的样子了。他有钱了就出去吸毒,没钱了就睡在床上,要么发牢骚,要么打我。有时我放学回家打不开门,就知道爸爸一定在里面吸毒。

他是个坏人,关进去了,我就不会挨打了。

也许我可以和阿姨住

但那真的是我的家吗

7月2日报警后,民警将小彬父亲江某叫到派出所,经检测,江某尿检呈阳性,他对自己吸毒的事实也供认不讳。最终,江某被批准强制戒毒两年。

妈妈走了,爸爸吸毒,小彬才10岁,这日子该怎么过?

当民警正在发愁小彬该由谁来照顾时,他说,他有一个阿姨。这个阿姨姓吴,是父亲的一位前女友,小彬和她三年前就认识了。

“她给我买新衣服,带我出去吃夜宵、玩碰碰车,帮我挡住爸爸的拳脚,是对我最好的人。”在小孩的眼里,这些事连亲人都没为他做过。

吴阿姨答应,在江某强制戒毒期间代管小彬。小彬安心之余,也很茫然。虽然跟着阿姨住是眼下最好的办法,虽然他说过爸爸是坏人,但这个10岁孩子纠结的是:没有父母的地方,还是“家”吗?

小彬说,吴阿姨在一家制药厂上班,工作很忙,经常加班。没人管他的时候,他会到一家宠物店里玩。一个月前的某天凌晨,不知道是不是爸爸又在家吸毒了,他进不了家门,一个人晃到了这家店门口。

从那以后,小彬就把宠物店当成了自己的避难所。

“宠物店里人多,有空调和平板电脑,还有他喜欢的小狗,小彬一有空就喜欢往我这里跑,不开心了就抱着小狗坐在角落里。”宠物店的老板娘蔡女士说。

事实上,记者昨天就是在这家宠物店里见到小彬的。他和记者讲述他的童年生活,那些爸爸吸毒后带给他的恐慌,以及那些阿姨们带给他的温暖。

然而,阿姨们能带给他的只能是碎片式的温暖,而这些温暖,始终无法替代那10平方米出租屋里的亲情。毕竟那里有他的爸爸,而有爸爸的地方,就是他的家。

小彬在派出所给蔡女士打过一个电话,他在电话里说:“阿姨,我把爸爸举报了,他被警察关起来了。”他后来和记者说了后半句:“我举报了吸毒的爸爸,还能不能找回我的家。”(本报通讯员 孙文涛 本报记者 汪子芳 文/摄)

来源:news.xinhuanet.com

猜你喜欢

日本长寿老人常吃这道菜
有趣!斗牛犬紧抓车后座惊慌失
澳最大狗狗:重达113公斤
中国低于10岁网民超2000万
别出心裁!英男子农田写巨型文
太浪费!亚马逊快递过度包装被
霜降来了!教你过好秋天最后一
时间管理让你1分钟变10分钟
“我不是潘金莲”中的最美乡村
满屏马甲线!英国健美大赛型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