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炼狱,香消罪恶董家沟慰安所

有些痛叫国耻,有的伤称国殇,在龙陵这片不大的国土上,国殇和国耻都是战争给我们留下的另一种遗伤。董家沟日军慰安所,在1942-1944年三年间上演的是黑白颠倒的罪恶和凌辱,于是我把图片也渲染成黑白,让它与历史成配,其实内心里是缘于我惧怕看见彩色的伤口。

很多龙陵的本地人、外地来龙陵旅游的外乡人都写过董家沟日军慰安所,我不知道他(她)们当时怀揣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俯看董家沟慰安所 图/龙陵微光

写文的人惴惴不安

好些年,有那么几次我也曾产生过写的冲动,终究抵不过内心的瘾痛和忐忑,所以,一次次的搁浅了。

这一次,我得到了友人的鼓励,内心强大了许多。松山战役给人有些凄苦的荡气回肠,毕竟还能提振一些方刚血气。而董家沟日军慰安所却是中、朝女人与日本鬼子力量悬殊的肉搏战,没有人道的任人宰割。

虽然它过去了,却让整个大地保留着对它的惊恐和记忆。每次踏进慰安所的大门,即便是晴空万里的天,都有一股透心钻脊的冷,我想那一定是当年女同胞未风干的血泪入土后散发出来的阴沉,是那些枉死的冤魂、受尽凌辱的女子们永久的抗诉吧,只是她们选择了冰冷的方式。

慰安所内院 图/龙陵微光

我想把文词写的更犀利些,好让世人能切身体会她们所受的苦,无奈我心拙笔钝,画不出原样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所以我不写历史,也写不了历史,我只写国弱被人欺的无奈,希望能引出正能量的泉涌。

写写停停,我需要喝茶补水,需要隔一段放空一次,需要卸下一些内心的惊恐与不安,避免堆积成伤,没有哪一篇文章使我如此谨慎过、犹豫过。

耻辱柱 图/龙陵微光

经历的人魂飞魄散

我一直在想,日本鬼子不是妈生爹养的吗?他们没有妻女姐妹吗?他们在肆意虐躏中国妇女时心里头会不会有“若自己家的女人也这样在他人身下惨叫而我会是怎样的感受”的念头闪过?

图/龙陵微光

日军使用过的药品 图/龙陵微光

根据云南女作家段瑞秋的纪实文学《女殇》一书中记录的一个片段,你便可窥见日鬼干的就是一种兽行,没人道的。当年,有两名从缅甸逃难到龙陵的侨民被诱骗到慰安所,她们誓死反抗,日本人便将其捆绑起来并告诉日军士兵“随心享用”,于是这两个可怜的女人在不到一小时的时间里,被十名喝醉酒的士兵残暴地实施多次轮奸致使两人昏倒。后来,更为残忍的日本兵开始对她俩进行毒打,并用各种硬器塞戳她俩的下身,最后有两个日本兵用两截竹筒插进她俩的下身后,用开水从竹筒中倒下去……

慰安妇体检台 图/龙陵微光

慰安所的大门朝东开

慰安所大门 图/龙陵微光

再忙也要来看看的旅客 图/龙陵微光

中国人习惯将代表希望的方向定位于东方,慰安所大门虽朝向东方,但妇女们并没有看到有希望和阳光。

入口处的墙上悬挂着《慰安所规定》共十一条,服务对象只限于日本陆军军人及军聘人员等条令赫赫在目。墙上挂着“惠美子”“若春”“静香”“千代子”等名字的小木牌,供日军挑选想淫乐的“慰安妇”。董家老宅主屋二楼原有四间房,后被日军隔为16间,每间配有一名慰安妇。

排队挑选慰安妇、等候淫乐的前厅 图/龙陵微光

董家沟“慰安所”是龙陵城最大的“慰安所”,时任日军官田岛将所有到腾冲和龙陵的“慰安妇”都集中到这里来轮训,这里成了“慰安妇”和性暴力的集中营。

要不回的青春

这是慰安所里真实的资料记载:李莲春,1924年生,龙陵县腊勐乡白泥塘村人,1942年日军占领龙陵时,她18岁。1943年8月的一天,在松山脚下的腊勐街和另外十几个姐妹被强拉到“慰安所”里充当性奴隶。初到“慰安所”日本人领班让她们换上日本和服,拖木屐,学习日本礼仪,强迫她们做“实习训练”,所谓“实习训练”就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让日军肆意侮辱。

图/龙陵微光

在“慰安所”李莲春等人每天都要接待十几个日军士兵,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多少次想到去死,但始终逃不出日军的魔爪。一次一个日军奸污李莲春时,疯狂的咬她,她的左肩被咬破一个大口,当时鲜血直流,后来化了脓,留下了伤疤。李莲春不断寻找机会逃跑,几个月后,才在一个好心人的帮助下,女扮男装借着夜色逃出了“慰安所”沿怒江而上,在一个打渔人的帮助下,渡过怒江,漫无目标地向那些人烟稀少的地方跑去。她不敢回家,于是她躲到了一个叫秉塞的山村里的山林中,过上了“白毛女”的生活。

后来一个叫高习贤的鳏夫在打柴时发现了她,同情并理解她的遭遇,与其结为夫妻,生育了子女。但在“慰安所”那几个月的痛苦遭遇却始终缠绕着她,挥之不去,2000年她终于忍受不住痛苦的煎熬,在自己子女们的理解和支持下大胆地向外界公开了自己的身世,成为滇西地区第一个站出来控诉日军性暴力的受害者。

她说:“我真想到日本去,向日本政府讨个公道,叫日本人向我、向中国认罪陪礼,赔偿损失!”然而,她的愿望终究没有实现。2004年1月10日,李莲春在秉塞村的家中走完了她人生的80个春秋,她在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要叫他们(日本)赔我的青春,从18岁开始……”

青春,逝去的叫青春,李莲春要不回的青春成了她死不瞑目的遗憾。

用完即弃的结局

图/龙陵微光

当正义的战火烧过龙陵、腾冲,当解放的曙光初现,对于“慰安妇”来说却反而是死亡的开始。为掩盖罪行,慰安所的妇女大部分都在日军落败之时,被强迫吞服水银身亡,还有一部分则被枪杀。据展览馆记录:中国军队收复腾冲城的时候,在慰安所的墙缝之间,发现了十几具女尸,有穿军服的,有穿军裤的,有穿漂亮西服的。她们是被敌人蒙上了眼睛,用枪打死堆在了一起。

这些在战争之中受尽凌辱受尽折磨的女人,就这样,永久地成为了这场罪恶之战的陪葬品。

若天有眼,该使那些无人性的鬼子兵在十八层地狱慢慢熔炼,永不得超生。

若地有灵,请让那些被凌辱至死,可能现在还惊魂未定的女人的灵魂安息。

慰安所门牌 图/龙陵微光

(本文关于叙事部分摘自慰安所记载)

小贴士:董家沟日军慰安所就在龙陵县城内,县政府对面的小巷里,周边还有几个日军旧址,即县城东卡的抗战广场有保存完好的日军碉堡,白塔有日军司令部,都是活生生的罪证。

猜你喜欢

每天吃6瓣大蒜,一个月后会有
21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霍金
日本长寿老人常吃这道菜
远古时期最凶猛的恐龙
日本女游客撞脸元朝公主画像笑
时间不存在,现在没有
唐朝的人一般不想娶公主
下蹲五分钟等于步行一小时
吃了用醋泡过的这3样东西
这个鸡年竟然有384天 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