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哥归来话共生

大、小、外圈吴哥游,始而震撼,既而倦怠,为的都是石窟的朴拙壮美,石雕的繁复精美。

没有人迹的400年,谁在坚守? 友贞女/摄影

躺卧,且看人来人往 友贞女/摄影

审美疲劳归来,头脑一片混沌,可是,于混沌中,却渐现一对物象,挥之不去,并愈见清晰。

那是古建废墟中共生的石和树。

左支右撑真自在 友贞女/摄影

无论是王朝早期的罗洛斯遗址,还是王朝鼎盛期的巴肯山下吴哥城废墟,随处可见参天古树,与石窟石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纠缠不清。

闲庭信步 友贞女/摄影

小立墙头 友贞女/摄影

乱石堆里好下脚 友贞女/摄影

导游爱说,当战争与瘟疫灭绝了人迹,帝都付与小鸟。小鸟的统治却迥异于人类,他们施政的第一步,便是诗意地遍撒树种,哪管是威严的城墙,还是陡峭的塔尖,也不管是国王的寝宫,还是侍女的侧室。没有人类的搅和,一粒粒种子,破石、发芽、抽枝展叶,上天入地,酣畅漓淋。400多年的痛快,成就眼前的石树共生。

一拨去了一拨又来 友贞女/摄影

匆匆来去都是谁? 友贞女/摄影

典型的“骑墙派” 友贞女/摄影

游人最爱以自己的身体作大树的参照,他们二三十人手拉手,也未必能圈住树桩。游人也爱目测树高。树冠遮天蔽日,他们站在树下仰望,帽子是肯定要与脑瓜分家的,而他们头抬至极限也无济于事,只有退而观之,方可见“冠”。

趴着更自在 友贞女/摄影

将城墙踩在脚下 友贞女/摄影

支手叉腿更凉快 友贞女/摄影

树大树高不足为奇,奇的是,比人身还要粗壮许多的树根,不肯好好呆在地下藏在墙中委屈在乱石堆里,偏爱出风头,左冲右撞,上下奔腾,错位优雅曼妙的吉祥天女,肩起静定肃穆的微笑石脸,托举朵朵盛开的塔顶石莲,有如恃宠的孩子,在母亲的子宫拳打脚踢,又于母亲的周身攀爬缠绕,任性至极;奇的是,那石垒的古建,正似没原则好脾气的慈母,一味接纳、纵容、忍让她的老孩子。

根雕进行中 友贞女/摄影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友贞女/摄影

人雕石脸,根雕城门,谁更能雕? 友贞女/摄影

我总觉得古树里住着精灵。这精灵是王朝历代的能工巧匠,他们对亲手雕刻的精妙艺术,爱到骨髓,奈何肉身不得不离世,于是,灵魂钻进树里,继续雕刻;这精灵也是战争中早夭的将士,他们不甘牺牲,血肉化泥,灵魂却入树,再活500年甚至一千年。

依着城墙说说话儿 友贞女/摄影

雕城门,有点费时哦 友贞女/摄影

卧看云卷云舒,莫问今夕何夕 友贞女/摄影

吴哥窟棵棵巍然古树,采天光接地气,仿佛在昭示匆匆过客,人,居三才之一是万物之灵,毛病缺点一大堆,却不必气馁,因为,天地亦有缺憾啊,而人立天地间,世上走一遭,既要生命不止修行不息,还要参赞天地之育化。庄子说,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

摘一片吴哥窟菩提叶当书签 友贞女/摄影

标签:吴哥

上一篇:带爱车去野外撒欢,这几样神器最实用!

精彩推荐
太阳后裔岛美女美景诱惑多
中国富豪数量最多的县市
还记得杉菜的渔网袜、露胃装吗
桥上老头怒斥她们快走
妖怪为何都要变成人形
惊险!南非一大白鲨跃出水面欲
女神节来了,这些地方都有女神
他是中国历史上最残暴、最疯狂
为什么乌克兰这个国家出美女
实拍江西“最美水上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