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撞·灵魂为身体设宴

卡夫卡说:“生活大不可测,深不可测,就像我们头上的星空。人只能从他自己的生活这个小窥孔向里窥望。而他感觉到的要比看见的多。”

先声画廊位于北京著名艺术园区798南门的入口处,这里正在举办展览“碰撞——观念具象艺术组绘画展”。炎炎夏日,跟着画作,身体停步,灵魂远行,看艺术家的灵魂与身体的碰撞。

先声画廊本身就是一座建筑艺术品,它的总面积260平米。先声画廊空间宽敞独特,是由50年代德国建筑师的建筑改建而成。我更喜欢它厚重的铁门,完全无力推开的一扇门总是会给人很多思考。

策展人罗学忠先生说:“写实只是一种技法,从来不代表他不能表达观念。我们决不能因为一张画或者一个艺术家是写实的,而忽略他的观念性,就好像一个长得帅的演员也不仅仅只是偶像派一样,他同样可以是实力派,因为实力派从来就不是丑的代名词,就和简单从来不是抽象的代名词一样。”而我更喜欢展览中画家笔下的女性,灵魂之美跃然纸上,或者说灵魂为身体设宴。

王晓勃 破碎与羞涩的胖灵魂

200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的王晓勃,始终关注社会转型中“人”的生存状态,人与社会的关系,以人文视角来关照社会底层边缘群体。王晓勃说:“近几年来,我画的胖女人题材比较多,有这种羞涩的,也有张狂的讽刺性的。因为胖女人是一个普世群体,尤其是在欧洲 、美国偏胖的女性,往往是社会中比较低层次的。上流社会的女子,身材不会太胖。而我亦喜欢画人,我用这个符号来描述一个普世群体的普世价值。这幅画叫《食香》,就是想说再丑的胖女人,也有羞涩的一面,也有爱美的一面。所以这是人内心的一种潜质,是一种人性。”

《食香》画面的破碎感,是因为王晓勃想突破传统上一张画的方式。重建一种秩序。王晓勃说:“样式化的东西太多了,我现在想尽量让自己这些写实的的作品,样式化的东西少一些。重新建立自己的秩序,我整个画了一批作品都是把它分割开来的。有些展示,我会把它分割开来,一块一块地展出,让人有一种小孩子拼图的感觉,因为我儿子小的时候,玩拼图游戏玩得挺好的。所以我觉得画在画上,可以建立一种新秩序。画了好长一段时间,有六七张都是用这种全拆开的模式。”

张钰 女性的自我保护

《暗恋桃花源》是戏剧家赖川声导演的代表作之一。而毕业于鲁迅美院的张钰,却对桃花源做了另类的解读。张钰的《桃花源》充满了清冷的自我保护意识。

她在解读桃花源时说:“冰窟代表黑洞,灵感来源于去年的星际穿越中的黑洞原理。我是在农村长大,如今在城市中生活,怀念小时候的青山绿水。城市给我的感觉很喧嚣,绿色环境很少。这幅画叫《暗恋桃花源》,黑洞的旁边有几朵小桃花,那是想像中的世外桃源。桃花源旁全是像征着雄性的东西,女性在这里孤立无援,只能武装自己,给自己以勇气。”张钰把绘画当成武器,和这个世界来平衡。

张钰的另外一幅作品,《4月22号的一场梦》,同样有一种女性自我保护的感觉,她笔下的乐园是一个恶梦开始的地方。张钰说:“女性给人的感觉是应该生活很美的环境中,花香鸟语的地方。从小被父母呵护,长大被丈夫呵护,但是生活中也埋藏着很多不好的东西,会困扰着女性。我就想把隐藏的危险画出来,像这些犬种都带着翅膀,就像女性都希望有天使来保护自己。但是天使有善有恶,人们只愿意看到守护天使,但是恶魔天使会突然而至,面对还是无视?每个选择背面后都隐藏着伤痛与坚强。”

张钰与朋友在作品前合影,她也是本次画展中惟一的一位女艺术家。

朱枭 逃离与追求

朱枭的展出作品中,我更喜欢这幅《美好时光,只在昨日》。1989的朱枭解读自己的作品说,这是他毕业后租来的第一个房子。破败的钢琴与门外女子美丽的衣角成了鲜明的对比。美好固然不能成为永恒,但是美好却可追逐!

花木兰和战友同吃同住十几年
罗志祥女友被盗号 支招
21岁大学生娶55岁中年妇女
15岁男孩在男生寝室干了什么
中国历史上爷孙三位皇帝的痴情
人生五道坎,你遇到了几道?
《欢乐颂》安迪需要的烟火气
怎样成为一个出色的女孩
番茄炒鸡蛋,是先炒鸡蛋
心肌炎:一个容易误诊而又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