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旅途:一年零四个月,不长也不短

一段旅行,从起点到终点,看过四季更迭,闻过花香鸟语,咫尺却是天涯。从一开始,就是那么一段,孤独寂寞却又让人甘之如饴的旅途。相遇相识,相知相离,起源于那张照片,也结束于那张照片。

杜巴广场经历沧桑,依然给游人讲述着久别重逢的喜悦,你却固执的转身,没有留下原因。不是秋的雨夜,却冷的让人难以自处。我没有问原因,仅是在桥的另一端驻足,意义何在?

异国的美景,迷乱了你的眼睛,扰乱了他的心境,泰米尔的夜太迷离。酒吧歌厅的喧嚣,让夜不那么寂寞。菩提树下的身影依旧,晨钟暮鼓的日子里,佛陀度着你我。没有酒的夜,仍然让人害怕,这也许就是结局。

我不想说对错,是迷恋漂瓦湖的萤火虫还是那个花园餐厅?世间的情最易变,真的没有缘由,也不分对错。米拉的那个男人,是否还是一如既往的爱她,日子照样在过着。那对街头的兄弟,能否终日饱餐不再惶恐?爱真的很简单。

你走了,真的。不会再回头,像是吵架分手的夫妻,赌气说从来没有爱过,希望从未相识,期盼下一世不再相遇。我知道你看不懂,也不明白。简单复杂是你。

我成了作家,任性的写着石桥,却不想忆起那一年一起走过的路。懵懂成熟邪恶如你,天使的面孔藏着一个调皮的魔鬼。你问我思念是不是爱,我不知道如何回答。真的不再有悲情,开始恐惧读白落梅,我想我是真的要离开。

转角处的红梅,从不畏惧冬的严寒,现在已经九月,一年零四个月足矣。谁都不会去挽留,如帕坦的神庙,看过太多的权势之争,却仍保留着中世纪的韵味。其实,Adhikari,You know nothing.

浮躁随着你四处游走,喜马拉雅的夜黑的让人难以呼吸,远方的亲人多愁善感,不管如何,佛陀会给予她们爱护。我思念孩子们的笑脸,单纯美好。如果相遇是为了相离,我希望下一世不再遇到。

猜你喜欢

为什么肝癌发现都是晚期
清朝这三个皇帝的名字
晚上太监一喊,皇帝总会慌张的
你可知那句“待我长发及腰”后
人不可太精,事不可太勤
宇宙中是否存在外星人
世界上最诡异的5个地方
几百块的高跟鞋和几千块的高跟
每天洗澡后顺手做一件事
善心放过黄鼠狼母子,多年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