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岁小娃治疗肿瘤需数百万 其父望爱心人士出手救助

小昊强4岁7个月,却有一半时间是在医院里度过。2014年,他被查出患神经母细胞瘤,2015年做移植手,今年5月复发,他不得不住院继续接受治疗。

正在医院接受治疗的昊强。

正在医院接受治疗的昊强。

小昊强前年被查出患神经母细胞瘤,2015年做了移植手术,今年5月复发,其父希望爱心人士出手救助

小昊强4岁7个月,却有一半时间是在医院里度过。2014年,他被查出患神经母细胞瘤,2015年做移植手,今年5月复发,他不得不住院继续接受治疗。近日,小昊强爸爸无奈之下再次发出求救信号,希望能延续小昊强的生命。

为治病已花数十万元

昊强的父亲叫吴广,来自安徽,靠经营菜摊为生,月入4000元左右。2014年,小昊强患病以来,他东拼西凑了30多万,加上好心人募捐的数十万元,为小昊强做了自体干细胞移植手术。“医生说移植后5年内不复发就彻底治愈,没想到今年5月复发。”

小昊强患病后,治疗过程漫长且难熬,化疗的痛苦难以想象。“以前疼得厉害,他说自己想去死,我们听了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吴广告诉记者,虽然才4岁,但小昊强十分懂事。

化疗让他的头发、睫毛、眉毛全掉光了,护士姐姐开玩笑的说他像动画片的里的光头强。有一次妈妈忍不住在他旁边哭,小昊强看见了对妈妈说:“妈妈不要哭,我是光头强,我会好起来保护你的。”

移植手术后,家人把小昊强接回家,定期去医院复查。这是小昊强最快乐的一段时间,头发渐渐长出来了,人也白白胖胖,他对家人说:“不要叫我光头强了,我有头发了。”爸爸妈妈有时间会带着他出去玩,逛逛超市和公园,他最喜欢去公园里喂金鱼。

复发治疗花费需200余万

第一次治疗用的是自体移植。复发后,医生告诉家人,接下来治疗可能需要异体移植,并且之后还要接受免疫治疗,两项费用至少需要200余万。吴广说:“我不想放弃儿子,有一丝希望我都要去救。”

神经母细胞瘤对很多人来说是个陌生词汇,4岁的小昊强却能流利地说出来。有一次,他们坐出租车去港大医院复查,司机问他怎么了,小昊强回答道:“我生病了,生了种叫神经母细胞瘤的病。”

7月2日,记者见到病房里的小昊强,化疗让他再次变成小光头,1米09的他只有17公斤,瘦得皮包骨。因患病,肾上血红不足,眼角下有深深的淤青,跟之前吴广手机里白白胖胖的形象判若两人。治病需要经常输液,两年前小昊强的锁骨处植入了输液港,“上次治疗他会喊疼,现在可能麻木了,都不说疼。”小昊强坚强的模样让吴广又欣慰又心疼。

输液时,小昊强坐在椅子上不时看着输液袋,一直问“打完了吗?打完了吗?”住院期间,他认识了很多年龄相仿的小病友,急着去找他们一起玩玩具。吴广安抚他,打开手机让他看里面下载好的动画片,小昊强便又安静下来,捧着手机躺倒在床上,津津有味地看起来。不能吃糖果、不能吃雪糕、没法痛快地玩耍,看动画片成了小昊强住院期间最大的娱乐方式。

小昊强刚上幼儿园小小班一个来月,到现在他还能记得同学们的名字。他说:“出院后我想去上幼儿园,和小朋友们一起滑滑梯!”问起出院后最想做的事,小昊强如此回答。

“异体移植需要去骨髓库进行配型,如果需要我们再生一个孩子来配型,我们也会尽一切可能来治好他。”生活的压力几乎把他们的家庭压垮,不过吴广告诉记者:“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弃。”

来源:www.sznews.com

上一篇:凤凰健康作为首席媒体支持的“科学早教大会”即将在京召开

精彩推荐
怕未婚妻知道自己失业
长期穿人字拖,可引起足部疾病
交警查获史上最假车牌
林更新: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
为什么孩子晚上总是翻来翻去趴
令人羡慕的朋友圈背后的真实场
林更新进潮店被衣服价钱吓到
见缝插针!老婆正吃烧烤
这种女性手相,最容易称为人中
监控拍下让人好气又好笑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