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暴雨突袭太湖,避雨遇隐世高人

雨一直未曾停歇。过了午后,更像是憋屈了一辈子的怨妇,哭诉的稀里哗啦。

大风也不消停,像极怨妇隐私了一辈子的情夫,添油加醋,把这怨恨,打包成一堆堆,不顾死活的往地面掼砸下去。

走到沐春园的时候,这股子怨气还在酝酿中,一把雨伞还能够庇护身体的干燥。

甚至我还有闲情,站在空中栈道,鸟瞰太湖雨景。

浓白的云罩着远山,湖面波涛汹涌,平日里栖满了水鸟的芦苇丛,此刻,若溺水垂扎的人,在波浪间,沉浮着绿色的叶脉。

它们的身体,已是看不见了。

游轮和早已收帆的七桅船泊在避风港,日常驰骋湖面的庞然大物,现在愣愣地望着澎拜的浪,因了心底的惧怕,不由地晃动起来。

园内有座园林,名曰小筑春深,虽是一个月前园博会的产物,但终究遗传了苏州古典园林的精髓,娴淡如见过世面的交际花。

此刻,这下得漫不经心的雨,反倒成了她的陪衬,在这酷夏妩媚出几分江南春色来。

站在水轩赏莲,不及防,风雨毫无征兆地狂躁起来,这对苟合了一辈子的露水鸳鸯,全然已经不顾脸面,撒泼骂街还不够,更要掏出底裤来,用恶毒、怨恨、妒忌,蛊惑着乌云和雷电,在世间肆虐。

仓惶蹿进菱湖水居,接过管家递上的热毛巾,忍不住连打几个喷嚏。

“客人回房换换衣服吧”,管家贴心提醒,“热水已经烧好,客人自可泡茶驱寒。”

客房内香薰袅袅,换了干净衣服,取了茶盒内碧螺春红茶,投入茶壶,浇入热水,茶香四溢。

捧着一盏泛着酒红的茶汤,心才安定下来。

房外,临湖的水榭,水柱如瀑,从重檐挂下来。

瀑布的外面,是惊涛骇浪,误时的打渔船,在模糊的视线里,如同一片飘零的树叶,令人揪心它的命运。

瀑布的里面,温馨安适,几盏茶下肚,听着浪拍礁岸雨打楼台的声音,更觉这样的时光不可辜负。

出了客房,走过长长的曲廊,一道道天井串联的内河,潺潺流水从你身边经过,有莲荷绽放。

外界的景致,蒙太奇一般,从花窗透进来,似墨染的扇面,更添几分静雅。

曲廊的尽头是书斋,正选了书准备带回房里细读,管家却沏了茶来,又觉几株绿植不俗,干脆落座消遣。

翻了几页书,忽闻外面一阵喝彩。循声而去,却见一位大汉正在宣纸上泼墨,近观,虽非大成,但也有几分功力。

后来听说,泼墨者是太湖厨房的厨师,我曾数度品尝他的手艺,口味极佳,配得上这太湖水产的鲜美,却不知也是位风雅之人。

再想想,太湖毓秀,滋养些个隐世高人,也属寻常。

晚间,喝了几杯厨房自酿的青梅酒,不觉又是醉了。风雨未歇,然而此刻的江湖,于我眼里,恰如红袖添香的美娇娘,柔媚的很。

猜你喜欢

聪明人从来不说的4种话
闹鬼的王府,邪门的很
血管堵塞的征兆,有你吗?
大牌奢侈品的口罩长啥样
电视剧中的青丘到底是在什么地
内存不够用?你需要关闭微信这
公司年会上绝对会让你闪耀全场
为什么丰都被称为鬼城
人去世后为什么要守夜
别人嘲讽侮辱谩骂你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