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德兴黄柏乡:黄柏的风骨

去,是为着千亩栀子花海而去。回,是带着黄柏坚强风骨而回。

旗袍,女子。栀子,花海。五十位美女,共赴一场栀子花开之约!

栀子花开呀开,栀子花开呀开,是淡淡的青春,纯纯的爱。一路唱着《栀子花开》,十六岁花季仿佛重来。

千亩栀子花海,就在眼前。只是我们已经错过了最好的花期。

徜徉花海,惊艳细节,“前几天我们到山里检查螺丝眼水库,闻到空气中浓郁的栀子花香。寻香而往,发现了这片千亩栀子花海。朋友圈一发,想不到影响面这么大!”黄柏乡俞刚乡长,推介栀子花海第一人,功不可没。

和这片花海一样美丽的女主人——吴晓春,安静地与我们面对。她微微笑着,贤淑雅致,淡定从容。谈她的过往,她的历程。说着笑着,却流下眼泪。哭着说着,又笑靥如花。

养猪,养鸡,养鸭,养鱼。承包水库。种桂花树,种湿地松,种栀子花。养猪时,一个人深夜在山边猪圈给母猪接生。母猪从后山坡跑上了瓦房屋顶,她像飞檐走壁的女侠,踩着瓦片在屋顶追撵。天气干旱,怀孕七个多月的她,七月半鬼节,却和丈夫一起从水库拉水给桂花树浇水,从夜晚直到凌晨。

为了给第二天请来的几十名帮工分配作业面积,他和丈夫儿子一起连夜加班,到山上拉皮尺量地块,黑咕隆咚的掉进了陷落下去的老坟坑,吓得她赶紧爬上来,至今想想还感到后怕。冬天,她家承包的螺丝眼水库涵洞堵塞,丈夫几次下水都没能处理好,会游泳的她三次下到水下3米,拔出了涵洞木塞。她说,丈夫白天忙上班,晚上忙企业,她看着心疼,只是尽量帮着多做些。丈夫说,企业的事,一直是她在忙里忙外,决策管理,她才是企业真正的主人。

种栀子花是为了收获果实——黄栀子,因为它能为食物和化妆品提供天然色素,一不小心,却种成了让所有人一见倾心的风景。做农业产业,是为了下岗后要生活生存,一不小心,却把自己做成了最浪漫爱情故事的女主人!

自强不息,携手风雨,柔弱的女子,强大的内力。真正的风景,早已根植于他和她的美好心灵!

半边塔,黄柏独有,世间绝版,和意大利比萨斜塔有异曲同工之妙。400米高的黄土山,脚踩出来的泥巴土路。一群高跟旗袍女人,在午后的闷热里,在瓢泼的大雨中,全身湿透,分不清那是雨水还是汗水。

最初知道这个半边塔,是因为德兴博友破瓦罐的一篇博文。游览德兴聚远楼时,我站立在二楼破瓦罐拍摄的半边塔照片前,久久不肯离去。在漫天红霞的映衬下,半边的绣水塔,凌空而立,造型奇特,如火中凤凰,涅槃重生。

山路蜿蜒,茅草割人,上山的泥巴路粘滑陷脚。到底是怎样的一座塔?到底有怎样的一个故事?很多年的心愿了,今天我终于走在朝圣般的旅程中。那座矗立山顶栉风沐雨四百余年的半边塔,给予了我们无限的力量和勇气。

绣水塔,位于德兴市黄柏乡尚和村,建于明代中期,塔身共有七层,高达27米,整体呈八角形状。竣工后不久,三层以上半边坍塌,人称半边塔。传说当年尚和村富翁请来石匠造塔时,许诺每天杀一只鸡给师傅们吃,只是师傅们每天吃鸡却从没见过鸡腿,于是心有怨意,造塔时便做了些手脚。塔建好结算完工钱后,富翁捧出一个包裹,送给师傅们当点心。师傅们回到家打开包裹一看,发现全是腌好煮熟的鸡腿。心中有愧的师傅们立即往回赶,想去弥补自己的过失,还没走到尚和,远远就看见新建的绣水塔已经倒了半边。

传说终归只是传说,今人早已无处考证。只有这座半边塔,在杂草丛生的山顶,俯视众生,无言而立。从一人多高的拱门走进第一层,抬头看见一圈圈由外而内的砖角,层叠环绕着中间一个圆形空洞,形成一个凹凸有致规则有序的艺术造型。螺旋状的砖梯,部分砖块已经松动。小心上到二层,倚在墙边四顾,但见楼面平整,中间圆洞周边的砖块,有些已经残缺易位。

透过头顶的空洞,隔着飘落的雨丝,可以望见灰色的天空和一角倒塌的砖壁,砖壁上长着的绿色枝叶,生机盎然。古塔,雨丝,断墙,残桓,亦真亦幻之间,忽有美女从三层下来嚷嚷,“三层有主人,你们别去了”,吓得我们一个激灵,原来她看见了一条四五寸长的大蜈蚣。我没敢再往上爬,依着原路退到塔外。

仰望绣水塔,我在想,四百余年的古塔,早已经融入了当地的山水自然,成了各种生灵栖息繁衍的领地,塔顶漫生的灌木茅草丛中,一定还有鸟窝,或许,还驻歇着《聊斋》中某一个幽怨美丽的精灵。如此看来,倒是我们这些不速之客惊扰了它们原本的和谐与宁静!

下山时,忽然雨住天晴,回头望去,半边绣水塔,像猎猎战旗,在蓝天白云之间,招展!

折翼的天使。蒋张子怡,无腿女孩,折翼天使,就居住在半边塔所在地——德兴市黄柏乡尚和村。

为了更好地学习舞蹈,蒋张子怡在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已经到上饶市区的一所小学就读,因为她最大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舞蹈家。我们没能在尚和村采访她,但我们从很多渠道早已知道了她,她的勇敢乐观坚强执著,她的眼泪和她灿烂的笑脸,感染了很多很多的人。

我应该是看见过她的。那是在上饶市中心广场,中间围出的一块空地上,正在进行一场群众性的文艺演出。那天是交通法规宣传日,我看见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无腿女孩,用双手和心灵在尽情地舞蹈。我已经忘了她跳的是什么舞,也慢慢模糊了她的面容,但她因为车祸失去的双腿和她洋溢在脸上的灿烂笑容,谱写了一曲动人心弦的生命之歌,让现场所有的人无比震撼和感动。

在尚和村里,在半边塔下,那一刻,我忽然把蒋张子怡这个名字和她的人对上了号。同时我还想起了另一位女人张水香——蒋张子怡的母亲。我看过在湖南卫视《奇舞飞扬》栏目中,她们母女俩的双人舞《天亮了》和蒋张子怡现场朗诵的诗《来不及了》,让世界为之落泪和感动。这位母亲坚信:“虽然我们没有脚,但我们有手有嘴有大脑,所以我们活得不一定比别人差。”感谢她,在夜夜无眠痛彻心扉之后,用母爱和坚强托举起一轮新的太阳,陪伴着女儿走向一个又一个实现梦想的舞台。女儿灿烂的笑脸,就是对母亲最好的回报。

也许不算完美,却绝对撼人心魄!蒋张子怡,你是矗立在我们心中的另一座半边塔。

上一篇:美哉,从江!灵动的远方,你在等着谁?

精彩推荐
尴尬!拘留所外接朋友
明星快问快答,萧敬腾满分
那些即将消失的农村老物件
刘亦菲杨洋热舞嗨翻天
日本新技术:能在蚊子吸血两天
会画画的人,比普通人生活乐趣
关于外星人的一些想象插画
女孩进娱乐圈会被污染
禽兽!12岁女童沦为全家性奴
迪丽热巴跑男最喜欢搭档的两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