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岁女童患再生障碍性贫血,寻找失联8年的生父配型

9岁女童患再生障碍性贫血,寻找失联8年的生父配型,

9岁女童患再生障碍性贫血,寻找失联8年的生父配型,

2016年6月29日,河北省秦皇岛市山海关区田庄村,一宁拿着自己最喜欢的小熊站在家门前,这座房子是母亲果文婷和父亲刘博的婚房,门上的喜字是少数与刘博有关的物品。

9岁女童患再生障碍性贫血,寻找失联8年的生父配型,欲通过干细胞移植手术救命

2920天。

这是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的小女孩一宁和她的父亲刘博分开的日子。

自1岁多时被母亲果文婷抱到北京见过父亲刘博一次后,一宁再也没见过父亲的脸。

那时,刘博在北京打工,然后与家里慢慢断了联系,再也没回去看过她。

父亲的脸,在幼年的一宁脑海中没有留存下图像。

2012年,一宁被查出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姥姥把父母的结婚照拿给她看,那是她记事后第一次看到父亲的脸,同她想象中的一样。

想爸爸吗?

一宁摇摇头。

见到爸爸最想说什么?

沉默,戴着口罩的一宁,低下了头,9岁的她没想出答案。

但见到爸爸后,她会拿起她最爱的画笔,给爸爸画上一幅画。

一宁说,会埋怨爸爸,但是她想见到真人,而不是已有些泛黄的旧照片上的爸爸。

持续的输血

一宁的病是在2012年一次幼儿园体检时被发现的。果文婷回忆,体检后老师找来家长说孩子的血小板偏低,着急的家人连忙带一宁先后前往北京、天津等多处求医。

果文婷说,最初医生说孩子坚持吃药,病差不多就能治好,吃了药后,孩子的身体在最初有了一些起色,但随后越来越差,身上没有力气,没有精神。

2014年一宁在过年前开始持续呕吐,“当时觉得孩子马上就不行了。”果文婷说,把孩子抱到医院后,医生建议输血,输了几袋血后,一宁的精神慢慢恢复了过来。

从那天起,给一宁的输血就没间断过,从最初的80天左右输一次血,到如今的40天便要输一次,一宁输血的间隔时间越来越短。

“每次刚输完血回来,孩子都能活蹦乱跳的。”一宁的姥姥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宁的身体会变得越来越差,到最后没办法,只能再去医院输血,这些年来,一直重复着这个过程。

一宁只上到二年级,平时她通过一本新华字典认字。

一宁只上到二年级,平时她通过一本新华字典认字。

一宁每日最开心的就是小伙伴放学后陪她玩耍。

一宁每日最开心的就是小伙伴放学后陪她玩耍。

一宁的学业只维持到小学二年级,二年级还没有读完,便不再上学了,持续不断的去医院看病,身体状况的难以控制,家人不敢让一宁去学校读书。

在家里,家人会教她认字、算数,一宁要强,在看电视时也自学着认字,如今一宁能认识生活中常用的大多数汉字,只是写的时候有些吃力。

懂事的女孩

下个月的17日是一宁的生日,每年生日的这天,妈妈、姥姥等家人会炒上一桌子她最喜欢吃的菜,再买一个生日蛋糕,给她庆祝。

离生日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一宁早已开始着手描绘她梦想中的蛋糕。

她用铅笔画出了一个10层的大蛋糕,蛋糕上插满了无数根雕刻精美的蜡烛,在蛋糕上有小女孩最喜欢的蝴蝶结、花朵和桃心。

在给自己描绘梦想蛋糕的同时,一宁不忘妈妈,她用彩色黏土捏出了一个五彩的蛋糕送给妈妈。

邻居们谈论起一宁的病情时,果文婷伤心得流泪。

邻居们谈论起一宁的病情时,果文婷伤心得流泪。

最初,家人决定对一宁隐瞒她的病情,但根据大家聊天时的只言片语,一宁猜出了自己病情的严重,没办法,大人只能对她说出实情。

为了检查,一宁曾做过穿刺,果文婷回忆,穿刺后,一宁撕心裂肺地哭,哭了很久,但一宁说她能战胜她的病,她有信心。

输血时害怕吗?

“不害怕,输了血,就好了。”

生了病后,姥姥、太姥姥比原来更宠一宁,会经常给她零花钱,让她买些自己喜欢的东西,一宁会把这些零钱攒起来,果文婷说,有时候没有零钱,一宁会把钱包拿出来说,“妈妈,我这儿有。”

消失的父亲

在发现一宁生病前,果文婷觉得她一个人能行。

果文婷和一宁的父亲刘博在山海关一起工作的饭店相识,谈了3年恋爱后,果文婷发现自己怀孕了。

“最初我想把孩子打掉。”果文婷说,那时两个人收入都不高,年龄也小,想在经济条件更好一些的时候再要孩子。

那时刘博和他的家人都劝,再加上产检时医生说孩子很健康,于是果文婷决定留下这个孩子。

那年两人21岁,刘博还未到法定结婚年龄,两人决定先办婚礼,等到一年后再领证结婚。因为经济困难,结婚时果文婷连结婚戒指都没有收到。

一宁8个月时,刘博提出自己到北京闯一闯,想多挣些钱,果文婷同意了。去了北京后,果文婷发现刘博经常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并换过几次电话号码。

怕孩子跟爸爸太过生疏,半年后,果文婷带着孩子去北京找他,2天后离开北京回到山海关,此后,刘博音讯全无,像消失了一样,再也联系不上。

果文婷说,刘博长时间对家人的不关心,让她心里很凉,也没再继续寻找过他。

为了给一宁办户口,果文婷曾和别人领过结婚证,但在一宁生病后,两人离婚。

刘博的户籍证明,他曾经想把户口迁到秦皇岛市田庄村。

刘博的户籍证明,他曾经想把户口迁到秦皇岛市田庄村。

一宁的母亲果文婷,希望丈夫能够回来和自己一起做配型救女儿。

一宁的母亲果文婷,希望丈夫能够回来和自己一起做配型救女儿。

6月13日,家人再次前往天津给一宁看病,医生说可以通过干细胞移植的方式进行治疗,配型可选取亲生父亲或母亲的。

为了给孩子更合适的配型,果文婷决定先寻找刘博,“想找到孩子的爸爸,我们一起去医院配型。”果文婷说,这次手术是一个大手术,也希望孩子的爸爸可以陪在孩子身边,给予她一丝父爱。

果文婷尝试过多种方式寻找刘博,截至目前仍未找到,但她相信一定可以找到。

“他心不坏,我就是想让他在孩子需要他的时候,看看孩子。”果文婷说。

来源:fashion.ifeng.com

猜你喜欢

美国睡眠基金会告诉你
奇迹宝宝:美国女婴“出生两次
世界上最长寿的喵星人
女人46岁后不能留长发
日本长寿老人常吃这道菜
鸡蛋与5种食物同吃会短命
最美的风景在路上——盘点河北
深圳男子杀害两个亲生女儿
放138天的猕猴桃咋还硬?
罗志祥女友被盗号 支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