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跑道事件层出不穷 企业为省成本大量使用溶剂

6月17日,施工人员正在对北京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操场的塑胶跑道进行拆除。新京报记者王贵彬摄

6月底,16家省市体育设施建设协会的负责人齐聚湖南长沙,商讨“毒跑道事件”造成的全行业危机。

李宏武是这次会议的召集人。他从事塑胶跑道建设工作18年,是湖南省体育设施建设协会会长。

近两年层出不穷的“毒跑道事件”,令塑胶跑道建设行业千夫所指。作为这一行业的领头人之一,李宏武很愤怒,又很委屈。

他说,有的企业为了中标,不断下压价格,甚至报价比成本还低得多。为了省成本,建设者提高黑颗粒比例,造成施工困难,就会大量使用溶剂。而甲苯、二甲苯溶剂等有毒气体,正好挥发到一米二左右,所以,小学生最容易受害。

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塑胶跑道都是“毒跑道”。

“我们全行业替‘老鼠屎’背了黑锅”。李宏武说,协会希望国家恢复行业的准入门槛,以行业自律的形式,尽力把“毒跑道”赶出校园。

最终目的是,让公众恢复对行业的信任:“不用塑胶跑道用什么呢,水泥跑道还是煤渣跑道?孩子奔跑时摔倒,得遭多大罪?”

谈“行业自救”

希望恢复行业的准入门槛

新京报:6月22日,教育部叫停全国学校在建和拟建的塑胶跑道工程,在确保施工质量万无一失的基础上方可继续施工。

李宏武:这对行业影响很大。各省对教育部的精神理解不一样,有的省份,合格的工程可以继续建设;但有的省份全面叫停,何时复工不知道。

塑胶跑道行业一年就指望寒暑假,停工省份的好多企业几千万资金压在工程上,不完工就拿不到钱。一刀切叫停,对认真做事的企业伤害太大了。

新京报:这是召集各省行业协会开会的原因?

李宏武:“毒跑道事件”引起家长的恐慌,作为行业协会,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向民众解释清楚:并不是所有塑胶跑道都是“毒跑道”。

开会前,各省协会就把媒体曝光过的所有“毒跑道”摸排了一遍,都是“游击队”建设的,我们全行业替“老鼠屎”背了黑锅。

新京报:开会的这些协会,能代表全行业吗?

李宏武:参会的有16个省(市、自治区)的协会,只湖南协会下面就有70多家会员企业。16个省份的协会加起来,会员企业上千家。

以前,会员企业占各自省份市场八成以上,这两年可能不到一半了。

新京报:会议商量出办法了吗?

李宏武:一个是向社会讲清楚,合格的塑胶跑道没有毒性,不要恐慌;再就是向国家建议,恢复行业的准入门槛。

2014年,建设部门取消了体育场地施工建设的准入门槛,给出的说明是,“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不涉及建设工程的质量安全,可通过行业自律加强管理,允许市场自由选择。”

政府简政放权是好的,但不能一放了之,让监管出现真空。“通过行业自律加强管理”,行业协会想管、想自律,但是一点权力都没有。

新京报:具体来讲呢?

李宏武:比如,协会去年就推出了塑胶跑道建设质量标准,对省里塑胶跑道建设企业进行规范,还为合格企业颁发了资格证。

但这只是协会的自我约束,只能管会员单位。但协会的标准和资格证不具有政府认可的强制力,在招投标中没有作用。

谈跑道建设

很多中标方报价比成本还低得多

新京报:你什么时候知道有“毒跑道”?

李宏武:两年前几乎没有听说过。这个问题是在近两年突然集中出现,“毒跑道”的出现和行业的混乱是同步的。

新京报:为什么会出现“毒跑道”?

李宏武:我认为根本原因是监管缺失。在准入门槛取消前,要获取建设资质非常困难,承建跑道的企业必须有经验、有实力。

放开以后,什么人都能来建跑道,有经验有实力的企业竞争不过,跑道的品质当然就无法保证。据我了解,曝光的“毒跑道”几乎都是2014年以后建设的。

新京报:为什么有经验有实力的企业会竞争不过?

李宏武:招标的规则是,价低者中标。为了中标,有企业把价格往下拉。但是要出合格产品,成本在那儿。好多中标方的报价比我们的成本还低得多。

中标的企业会转给报价更便宜的公司,层层转包,最后甚至就是一些“游击队”在施工——他们没有太多经验,也不懂这个行业的技术。

新京报:合格和劣质跑道的成本各是多少?

李宏武:合格跑道的成本一般在240元每平米以上,劣质的甚至能降到100元以下。

新京报:为什么会差这么多?

李宏武:首先,建设合格跑道的公司,人力成本摊进去就要50元一平米,毕竟那么多有职称的工程师,还有人员的社保。

此外,比如黑颗粒等原材料,采购优质的材料价格会高很多,劣质跑道甚至会使用旧鞋底、电线皮之类做的黑颗粒。

谈产业链

“毒跑道”问题关键在于施工

新京报:塑胶跑道建设的产业链中,哪里容易出问题?

李宏武:如果主要原料有问题,那生产出来的就是差跑道,原料差了只是容易坏,不会造成中毒。

“毒跑道”的关键问题是挥发有毒气体,根源在于施工,说细一点就是施工时劣质溶剂的大量使用。

新京报:为什么会大量使用劣质溶剂?

李宏武:塑胶跑道建设中,为了保持跑道硬度、弹性,我们会使用黑颗粒,其主要成分是轮胎碎粒。

一般来说,合格跑道的黑颗粒含量约30%。但有些“游击队”为了省成本,把比例提高到50%以上。黑颗粒比例高了,施工就会遇到困难,所以会大量使用溶剂。

现在公众对轮胎颗粒这个概念很敏感,许多正规企业连合格的“黑颗粒”也不太敢用了。实际上,许多发达国家也在使用这种材料。

新京报:孩子们为什么会出现各种症状?

李宏武:主要是甲苯、二甲苯溶剂的大量使用,所挥发出来的有毒气体,这些气体正好挥发到一米二左右,所以,小学生最易受害。

其实这类溶剂毒性不算大,少量使用很快就挥发完了。长期从事这行的正规企业,夏天施工一般不使用,只在冬天会少量使用。

新京报:施工现场没有监管吗?“毒跑道”为什么能通过验收?

李宏武:施工现场有建筑部门的监理等。监理懂建筑,但对塑胶运动场地的知识较欠缺。只要跑道铺得平整,视觉效果好,验收基本就能通过。

另外,国家标准只规定了物理性能,对化学性能要求不多。劣质跑道只要把外观做好,很难分清好坏。此外,国家标准是检测七项指标,很容易通过。

新京报:现实中,一般如何监管?

李宏武:会先看原料的合格证,有证就行。如果对场地有疑问,会要求施工方送样去检测。施工方自己去送检,几乎不会不合格,检测机构也只对来样负责。

新京报:凭你的经验,劣质跑道占多大比例?

李宏武:非常非常少,主要是这两年新建的多一些。去年长沙对塑胶跑道进行排查,没发现有问题的。

谈行业责任

尽力把“毒跑道”赶出校园

新京报:从技术上来说,塑胶跑道能做到完全无毒吗?

李宏武:完全可以。全世界都在用塑胶跑道,有毒的话早被禁止了。

新京报:普通人有什么简单方法去鉴别吗?

李宏武:质量好坏,普通人很难鉴别。是否有毒,一个直观的方法是,如果跑道建成好几个月了,还有刺鼻气味,那多半有问题。

新京报:你们现在做的事情,只能算是行业自律。

李宏武:行业协会先要管好协会内的企业,会颁发自己的资格证。不管政府认不认可,先告诉社会,有好的企业在这里,他们的产品是合格的。

再就是,协会打算把行业内的一些专家介绍给政府,告诉监管人员行业中的一些知识和门道,尽力把“毒跑道”赶出校园。

新京报:一切都靠行业自律?

李宏武:这本来就是政府提倡的。而且,没有人比行业内的人还懂这个行业;行业协会要对全行业负责,像“毒跑道”这种危害行业生存的事,肯定一致打击。

如果协会来管理,首先会对企业资质进行审核,有资格证才能参与招投标;其次会设定行业标准,企业不按标准建设,会进行处罚;最后,如果企业建设的跑道出现“毒跑道”等问题,将会被“拉黑”,行业和市场永远向它关门。

新京报记者韩雪枫北京报道

来源:fashion.ifeng.com

猜你喜欢

徽州最全美食都在这啦
没有她就没有秦始皇陵地宫里的
吃鸡蛋前你必须知道十件事!
跨省医保结算系统启动“部省对
最后一次!奥巴马在白宫特赦两
世界上落差最大的五座瀑布
每天吃6瓣大蒜,一个月后会有
日本泡温泉不只是热水澡
这才是最真实的迪拜生活!
使用蓝色洁厕块相当于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