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初中生遭性侵背后的校园暴力网

发生性侵的酒店。新京报记者 曹晓波 摄

发生性侵的酒店。新京报记者 曹晓波 摄

6月27日下午,满洲里,一名曾遭性侵的女生坐在家中。新京报记者 曹晓波 摄

6月27日下午,满洲里,一名曾遭性侵的女生坐在家中。新京报记者 曹晓波 摄

被性侵女生胡云(化名)的遗书。新京报记者 曹晓波 摄

被性侵女生胡云(化名)的遗书。新京报记者 曹晓波 摄

被性侵女生胡云(化名)的诊断报告。新京报记者 曹晓波 摄

被性侵女生胡云(化名)的诊断报告。新京报记者 曹晓波 摄

■ 核心提示

2016年5月以来,内蒙古满洲里市4名初中女生举报遭性侵。

案件由一名13岁的初一女生企图自杀浮出水面。

满洲里市人民检察院工作人员透露,该案一共批捕6人。

涉嫌强奸罪的3名男性分别为,石学和,52岁,满洲里市人大代表;赵某波,34岁,满洲里海关货运列检中心工作;常某义,42岁,中国银行满洲里市分行工作。后两人因证据不足被取保候审。

另有5名女子涉嫌以暴力威胁学生卖淫,以涉嫌强迫、组织、协助卖淫罪被捕。

5月19日,满洲里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上,依法确认关于许可对石学和采取强制措施的决议。6月24日,该市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二次会议,决定接受石学和辞去人大代表职务。

此案暴露校园暴力下女生遭性侵隐患。

6月29日中午,13岁的胡云坐在床上,低着头,长时间不动,也不说话。

一个星期以来,胡云大多都保持着这个状态。她的父亲说,女儿听到椅子响就以为是陌生人,睡觉不关灯,身体不时颤动。

胡云唯一的兴趣就是抱着iPad,玩“切水果”游戏,右手不断地划,食指打得屏幕“嗒嗒”地响。

此前的两个月,这位初一女生涉嫌被3人性侵6次。父母带她到北京求医,被诊断为“亚木僵”、“精神障碍”,不得不辍学。

除胡云外,同一伙人还涉嫌逼迫其他3名女生“接活”。她们都是十三四岁左右,也是初中一二年级学生。

家长反映,她们不同程度出现自闭、爱哭、做噩梦、发呆、厌学等状况。

书包里发现遗书

胡云在遗书中说,“但我不得不去,不去她们就打我。”

5月9日,胡云第6次接到王红的通知,让她晚上8点到满洲里口岸大厦909房间“接活”。胡云谎称家长看管得严,没有去。

王红,17岁,满洲里另一所中学高二学生。

胡云说,如果不去,王红她们第二天就会去学校打她,“这一天我害怕极了,一晚上没有睡觉。”

第二天,胡云将想买安眠药自杀的想法告诉同学,同学将这个报告给老师。

胡云所在学校的校长介绍,老师们了解情况时,胡云还说“想买把刀自杀”。

当天,学校报了警。

随后,家长和老师一起在胡云的书包里发现遗书。

遗书上称,今年4月,胡云认识当地远方中学的高中生徐某,两人发展成男女朋友。王红认识的一女生知道胡云喜欢徐某后,很生气。没多久,王红就找到胡云,“你现在关系很乱,让你接一次活。”

“我根本不想接活,接活代表我第一次没有了,而且还是个陌生的人。”胡云在遗书中说,“但我不得不去,不去她们就打我。”

4月10日,王红、郑喜红(另一涉案女子,无业)带着另一学校的初二学生吴月在操场围住胡云。

下午3点,3人带着胡云乘出租车来到“福润兴酒店”。路上,王红给一个叫“老姨”的人打了电话。

胡云在遗书中称,在酒店里,“有一个男的揭开我浴巾……”

胡云和吴月向新京报记者透露,这个外号“老姨”的男人,事后给吴月一沓钱,吴月下楼交给王红。

随后,4月17日,5月2日,在同一地点,胡云又被王红等人带到“老姨”面前。

就在第二次,胡云从王红口中得知,“老姨”原名石学和,满洲里市人大代表,大老板。

至少4女生被性侵

家长们获知,另有3名女生向警方讲述,她们都与石学和发生了性关系

据胡云和吴月描述,胡云还被王红安排给另外两个男人。

4月底,王红要吴月接胡云来见她。见面后,王红安排两人进了一辆黑色汽车,车里坐着一个长脸、秃顶,年龄大概30岁左右的男子。他带两人来到市内某宾馆,与胡云发生关系。

5月1日,在满洲里明珠公寓酒店9楼,一个脸上有坑,年龄40多岁的男子两次与胡云发生关系。因男子抱怨不是处女,胡云被王红一伙人当面打耳光。

据家长们透露,这两名男性分别是满洲里海关和中国银行满洲里支行的人。

6月29日下午,满洲里市检察院一名工作人员介绍,此案涉嫌强奸罪的3名男性分别为:石学和,满洲里市人大代表;赵某波,34岁,在海关货运列检中心工作;常某义,42岁,中国银行满洲里市分行工作。

吴月说,胡云被性侵的经过她都在场。有几次,吴月被王红威胁蹲在厕所全程看守,收钱。

胡云说,在整个过程中,她只拿到100元打车费。

据家长透露,胡云向警方讲述遭性侵次日,另有3名女生给警方做了笔录。

家长们获知,这3名女生向警方讲述,她们都与石学和发生了性关系。

4名女孩中,周畅第一个被王红“相中”。

周畅今年初二,曾与王红在同一所学校。

周畅说,去年3月,王红找到13岁的周畅帮忙,称她得了妇科病,缺钱,让她去跟“老姨”做一次。周畅同意只做一次,就跟着王红去了福润兴酒店。

第二个被性侵的是吴月,周畅的同班同学。

刚满14周岁的吴月说,她一共4次被王红等人带去,与“老姨”发生性关系,当时她13岁。

第三个被性侵的是另一所中学初一女生李莉,13岁,她是周畅通过QQ认识。王红、周畅称要带她去玩,直到带到酒店她才发现是怎么回事。

李莉说,第一次,“老姨”没有跟她说话,和她发生完关系后,给了王红等人1000多元。

第二次,“老姨”问了一些问题,按照王红的要求,她说17岁,“老姨”说一点都不像。

校园暴力网

王红又将被性侵过的女孩发展成她的下线。周畅、吴月就是这样与王红走到一起

“我被控制了,怎么也摆脱不掉。”胡云说,她第一次接活后,王红等人“把我拉到新视野打我,我的脸上,大腿根下都有痕迹,我不敢惹她们了。”

据受害女生表述,高二女生王红负责物色学生送给石学和等人,一旦不从,则组织校内外学生暴力威胁,“我们都怕她。”

作为中间人,王红从去年开始,已多次向石学和及其他成年男性介绍女孩。王红又将被性侵过的女孩发展成她的下线。周畅、吴月就是这样与王红走到一起。

据周畅说,她第一次答应王红接活后,王红随后又多次在学校堵她,“就算绕道走,也会被逮着,校服被烟头烫坏,人被打倒在地上。”

去年10月,在王红的授意下,周畅找到同班同学吴月,告诉她若不按照王红的要求去挣钱,就要被打。

吴月说,她开始没有听从,被王红打了一顿。第二天,她就被带到福润兴酒店,“老姨”强奸了她。

“只有听从王红,才能免受性侵。”刚满14岁的吴月说。

李莉曾目睹王红、郑喜红、吴月、周畅等人在校外围墙边殴打胡云。王红、郑喜红两人扇胡云耳光,用脚踢肚子,打了5分钟,胡云抱头躺在地上。

李莉这次是被王红、周畅叫去旁观,“不听话,下场就和胡云一样。”

在受害的几名女生口中,王红经常与社会上的人来往,在学生中很有威名。

吴月承认,在新视野网吧的包间里,胡云被王红等人围着打了一顿,哭着求饶。

4名女生表示,如果不顺从,还被威胁,带到山上去,或者带到洗头房去卖淫。

新京报记者从满洲里市检察院了解到,此案中有5名女子被批捕:王红涉嫌强迫卖淫,郑喜红涉嫌强迫卖淫,尹淑蕾涉嫌组织卖淫,赵艳涉嫌协助组织卖淫,曹静茹涉嫌协助组织卖淫。

5人当中,除了王红在高二读书外,其他均为无业的成年人。

羞于启齿的女生

胡云说,不敢说,怕告诉老师后,王红她们知道了往死里打,通知爸妈又挨骂

“错在缺乏法律意识,胆小,不敢跟家长说”,一位家长坦承,家长们疏忽与孩子的沟通,校方也有监护责任。

事发之前曾有征兆,但都被忽视了。

周畅的妈妈说,孩子曾突然说不想上学,要离开满洲里市,还给远方的表姐说,要收拾东西离家出走。

今年4月,周畅回家对父母说,4名女子到学校找她,如果不去就要被卖到洗头房。

周畅的父母报警,警方找来双方。周畅又改口说王红是她朋友。“如果不是怕那几个女孩,这事早就揭开了。”周畅母亲说。

像多数性侵案一样,四名女生对于被性侵长期保持沉默。她们说,除了怕被打,还羞于启齿。

胡云说:“不敢说,怕告诉老师后,王红她们知道了往死里打,通知爸妈又挨骂。”

吴月说,这不是光彩的事,怎么能对外去说呢。

在李莉的印象中,胡云是个开朗的女孩,特别爱笑,喜欢玩手机,聊QQ。

如今胡云长时间一动不动,瞪着眼睛,让家长特别担忧。家属称,“见了30多岁的男子,手心、脚心都出汗。”

去年年底,胡云的爸爸在国外投资种菜。今年胡云的母亲也赶过去帮忙,胡云被寄托给小姨照料。

在遗书中,胡云称,“我想处对象,因为我缺少爱。”

“发生这样的事,教育有问题,家长、学校都有问题,这是不可否认的。”胡云所在学校的满洲里市某中学校长认为,如果想追究责任,家长可以走正常法律程序,起诉学校。

这位校长指出,学生在遭遇性侵后家长应沉默,等判决结果,如果不服判决再上诉。

胡云的爸爸则表示,如今为了维权而上访,对多数家长来说都在加重侮辱,但“我总得找个说理的地方。”

新京报记者向该中学提出采访要求,校方拒绝。

李莉透露,事发之后,学校组织所有女生,通过校园直播平台上了性教育课。老师说未成年人发生性行为危险,容易得病。

“案子审查很复杂”

涉案的中间人和赵某波、常某义之间,双方均不承认有交易,也没有痕迹证据比如打斗、精液等

从报案至今已有一个多月,官方未对外通报此案。新京报记者获悉,当地市人大对涉案的石学和做出回应。

据满洲里市政府官方网站消息,5月19日,在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上,依法确认关于许可对市十四届人大代表石学和采取强制措施的决议。6月24日,该市人大决定接受石学和辞去人大代表职务。

石学和,汉族,1964年出生,身份地址为,满洲里市扎赞诺尔矿区。

工商资料显示,石学和为呼伦贝尔市呼伦湖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另外,石还是满洲里呼伦湖度假服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另据新京报记者调查,4名女生发生性侵的主要地点——满洲里福润兴酒店,由石学和的儿子石磊任执行董事、总经理,石学和为实际控制人。

4名女孩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均能一眼认出身份证照片上的石学和。

她们说,王红告诉她们,在石学和面前一定要说学习好,是处女,“‘老姨’喜欢学习好的孩子。”

4人都表示,石学和在与女孩发生性关系过程中,没有戴避孕套。

案发后,石学和家属派人跟胡云家属协商,希望60万元私了,被家属回绝。

此外,听闻涉嫌性侵胡云的两男子被释放,6月25日,胡云的家属找到检察院一位科长,质问“为什么放人?”

该科长说,石学和达到了批准逮捕的标准,另外两人证据不足,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处于取保候审阶段。

“这个案子审查特别复杂”,该案承办检察官祝凤影对新京报记者说,石学和在被提审时不承认犯罪,但能够被捕,是因为多人指认;而涉案的中间人和赵某波、常某义之间,双方均不承认有交易,也没有痕迹证据比如打斗、精液等。

7月1日,满洲里市公安局宣传科长卢海斌、刑侦大队民警、该案承办人张进,两人均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需向上级汇报经允许后,才能接受采访。

卢海斌表示,这个事比较敏感,采取保守的原则,未对外通报。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认为,未满14周岁的女孩为幼女。刑法规定,只要与未满14周岁的女孩发生性行为一律按强奸罪论处,在实践中,不再设立有没有“明知”的条件,对于幼女的保护,国内的趋势是越来越严厉。

洪道德还认为,如果有两名以上受害者指控同一人性侵,互相印证,至少应该对被告人采取强制羁押,而不应该取保候审,同时,可以结合监控,让被告人交待不在场的证据。(文中王红,胡云、周畅、李莉、吴月因未成年,均为化名)

来源:news.xinhuanet.com

网友留言:

蒂欧娜:我就是随便看看!

标签:满洲里

猜你喜欢

他给老爸发短信说春节不回家
霜降来了!教你过好秋天最后一
心灵鸡汤:做人,别太真
我们有可能是外星人的后代
如何委婉的拒绝朋友借钱
关于腊八粥,它还有一个名称
18年前抛尸案被害人身份成谜
让你变得越来越丑的三个睡前恶
世界上落差最大的五座瀑布
如此父爱!爱尔兰一父亲豪掷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