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哥的微笑

“巴扬寺到了。这是东门,我在北门等你们。”当司机阿宝放下我们作这般交待时,尽管我已读过蒋勋的《吴哥之美》,也读过周达观的《真腊风土记》,可抬头乍见塔身顶端的微笑石脸,仍然被真真切切地震撼到!

友贞女/摄影

是的,这是直摄灵魂的微笑:似颤的弯眉,微闭的双眸,挺直的蒜鼻,上翘的厚唇;源自心灵,起于下巴,泛过脸颊,荡至眉梢,静定、肃穆、安详,无与伦比!

这样不可思议的微笑,在巴扬寺高处49座尖塔上有100多面,而在遍布吴哥大圈的各处寺庙塔门上,也随处可见。

友贞女/摄影

这是谁的微笑?

据吴哥博物馆介绍,这微笑的主人,可能是佛陀,可能是观音菩萨,也可能是巴扬寺建造时期的国王阇耶跋摩七世本人。不记载历史的柬埔寨人自己,也莫衷一是。我却愿意相信,这是佛陀的微笑,因为国王阇耶跋摩七世,是虔诚的佛教徒。

友贞女/摄影

友贞女/摄影

这微笑的含义是什么?

是讥讽,讥讽永无休止的战争吗?人性的恶,少数当权者的一点私欲、一丝偏见,一触即发,便是所谓神圣庄严的战争吧。要知道,在这四野平坦一望无际的热带雨林,发生了多少规模宏大的战争啊。这些战争的惨烈场面,从寺塔四周回廊石壁浮雕上,一再呈现。不仅人间战争不断,就是天界神仙也是战争不休,这从浮雕上的神话题材上,也一再呈现。佛讲经说法49年,可对于无明无休的纷争的人们来说,等于一句话也没说,只有任其自食其果,等待自行消业吧?所以佛大度微笑,且于微笑中不乏一丝讥讽?

友贞女/摄影

是悲悯,悲悯苦难的众生吗?不好记史的柬埔寨人,对600多年前真腊帝国由鼎盛陡然埙落,虽无记载,但《真腊风土记·军马》有记:“军马亦是裸体跣足,右手执标枪,左手执战牌,别无所谓弓箭、炮石、甲胄之属。传闻与暹人相攻,皆驱百姓使战,往往亦别无智略谋划。”强大的帝国如此御敌,其后100年没落,该是情理之中。

而一个帝国竟从人类文明中消失400年之久,除了不重记史的原因外,大概也因为,当时死于战争的敌我将士实在太多,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以致瘟疫猖獗。苟活的人们,无论敌我,惟有丢甲弃城四散保命。众生太苦太多,佛一一看在眼里,只有以微笑,唤其自省自救,从头再来吗?

友贞女/摄影

是嘉许,嘉许喘息中偷欢的庶民吗?巴扬寺浮雕中,除浩大的战争题材外,还有着另类题材——庶民鲜活的日常生活:有各执一绳拉锯斗猪的,有树下静对一盘棋的,有专心制作陶器的,甚至还有大腹待产的……他们似乎对身旁的战火毫无知觉,于茂密扶苏的树下,只关注眼下当前的寻常日子,不无快乐与幸福。我徘徊于浮雕前,一一辨认,不时忍俊不禁,心情也为之释然轻快。佛当然无所不知,所以,也如我般欣然微笑吗?

友贞女/摄影

是开悟,因开悟而拈花一笑吗?那内观的双眸,那上翘的嘴角,那轻跳的弯眉,那前翘的下巴,那上提的脸部肌肉,那眼观鼻鼻观心的静定肃穆,难道不正是开悟后妙不可言的欢喜吗?至于娑婆世界,人性的恶也好,善也罢,谁能讥讽,谁能悲悯,谁能嘉许,谁的拯救与同情真能见效?一切都如镜花泡影,而人皆为佛,唯有自我修行,唯有自我救赎。佛,是开悟的人,自在欢喜,于是微笑,并用微笑,示人开悟吗?

友贞女/摄影

吴哥的微笑,在我沿着窄而陡的石阶拾级而上,穿过各向的石门,绕过起伏的短廊,迂回攀爬匍匐登塔时,仰望间,转身间,回头间,环绕间,喘息间,静立间,无处不在,或完好清晰,或破败模糊,却都能精准无误地辨认,都是同样标志性的微笑。

吴哥的微笑,微笑在蔚蓝的高天下,微笑在耀眼的灿阳中,微笑在四野平坦的大地上,微笑在蝴蝶翻飞的翅翼间,微笑在黑猫诡异的眼神中,微笑在四方游客与土著人的心中。这微笑,使我的心里,生出一朵莲花来。

标签:吴哥

猜你喜欢

音乐的力量!《月光曲》听哭美
这三类人是宇宙程序特意安排到
老北京12种让人流口水的美味早
18年前抛尸案被害人身份成谜
日本女游客撞脸元朝公主画像笑
晚上太监一喊,皇帝总会慌张的
北京大医院预约最热门的科室出
伦敦的吸血鬼来自何处
80后记忆带你回到儿时的那个年
关于工作调动社保卡的转移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