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儿时的记忆 最后的火车

这是一篇写给自己的文章,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邂逅了平庄矿务局仍在使用的老式蒸汽机车。

我对火车(确切地说是蒸汽机车)有一种说不清的感情。因为我从小生长在铁路边,父亲在铁路上工作,我家的后墙距铁路也就5-6米。穿过几股铁道就是老的北京永定门火车站的站台,我家的门牌地址是大火车站19号。

典型的上世纪五十年代工业宣传画的情景

火车在行驶中

那时北京吃的粮食和工业用煤都是从我家后边的铁路运进来的。火车的隆隆声从小伴随着我玩耍、睡觉、吃饭、写作业。多少年来不管走到哪里,只要听见呜呜的火车汽笛声和铛铛铛--铛铛铛--行驶的车轮声,就倍感亲切。

记得当年16岁的我作为知青上山下乡,来到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九团一个偏避的小山沟里,几乎与外界隔绝,让我经常因想家而失眠。半年后我们奉命去师部供应站搞建设,那里有铁路,经常能听到火车汽笛声和列车行驶时车轮和铁轨接缝处的撞击声。那种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立刻使我有了离家很近了,仿佛到家了的那种亲切感,而那种撕心裂肺的想家状况也缓解了许多。

两列相对行驶的火车

司机在检查车辆

火车的驾驶室其实就是一个小型锅炉房,开火车的司机一般三人,正副司机和一个司炉工。正司机坐在左侧、副司机坐在右侧、司炉工则只能站着。火车司机技术好的一般尊称为“大车”,他们很不简单当时是一种令人神往的职业。他们平时没事时手里拿一个小锤子,这里敲敲、那里打打,仅凭声音就可以听出火车机件是否有毛病。没事的时候他们总是在用油棉丝擦拭机车,对机车倍加爱护。

火车司炉工最辛苦,整个火车的动力全靠他一铲一铲地往炉膛里加煤燃烧产生的蒸汽驱动。重载时他必须把火烧旺,锅炉压力大、蒸汽多才能有劲。往炉膛里加煤时,必须用巧劲把每一铲煤均匀地洒在炉膛的火焰上,形成一个薄层火才能旺盛。因此他必须每天无数次地重复从后面铲一锹煤,转身在炉门打开的瞬间把煤洒进炉膛,是个很重的体力活。

驾驶室内景

火车在机务段待发

火车与车厢、车厢与车厢之间的连接,靠两个张开的大铁钩子。当两个钩子碰撞在一起时,两个钩子同时互相闭锁抱紧,紧固插销落下锁死。同时还要接上压缩空气管子,作为刹车时的动力。

我们经常把货运列车的尾车(是一种类似小房子的车厢,供列车长在里面工作、生活用)摘钩,然后几个人一推就走了(因铁路平摩擦力小,几吨重的尾车一推就走),我们赶紧爬上去利用惯性走一段。为此,车站上的人经常和我们发生冲突,甚至追逐或相互用石头互相抛掷。

火车在加水

火车加水情景

火车锅炉需要加水,在铁道一侧有一个巨大的水管子,水管子的阀门把手像现在的汽车方向盘大小站立在地面上,水管子出水口可以旋转,火车加水时,用铁链子拽着,转到火车的水箱口上方,打开阀门就可以加水。

记得夏天太热时我们几个小伙伴就站在水管底下,打开阀门冲凉。远处铁路人员发现后就跑过来追我们,我们几个小伙伴便撒腿就跑。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物资短缺、粮食和水果蔬菜都供应不好,钱也挣得少。后面火车上什么都有,西瓜、苹果、玉米、小麦、煤炭一应俱全。免不了夏天从火车上搬几个西瓜,哥几个一饱嘴福之类的事情。

司机在保养车辆

司机在擦拭车辆

我家西边有一个煤台,就是火车加煤用的。顺着一个木制坡道,由两个人抬着一个大筐子先把煤运到平台上。火车开过来靠在煤台边上,再用人力倒腾到火车后边的煤槽里。在煤台下方的铁轨中间有一个水泥浇筑的大坑,火车燃烧后的煤渣就卸到那个坑里。

火车开走后再用人工挖出来,此时捡煤核(hu)的人们一拥而上,纷纷从滚烫的煤灰中扒拉出没烧尽的煤核捡回家去烧火用,这就是样板戏红灯记中李玉和唱词中“拾煤渣”的真实写照。

列车编组站情况

夜班车情况

因火车伴随着我的整个童年,我可以仅凭声音就能听出行驶的火车是空车还是重载;是客车还是货车。当火车拖着重载艰难地启动时,车轮经常快速地空转打滑,发出轰--轰、轰轰轰轰、轰--轰的声音。为了加大摩擦力,火车轮子边上有一个铁管子,当车轮打滑时向铁轨上撒砂子,车轮和铁轨摩擦将砂子碾成细细的白色粉末,从而起到增加摩擦力的效果。

列车在机务段

机车在加煤

一列火车车厢编组时,根据列车长短,由一个或几个调车员协助。他们手里拿着卷在一起的红绿两色旗帜,一只手握住火车把手,一只手伸出举着旗子,指示司机前进、后退,并负责扳道岔。他们身子向外倾斜着站在车头前面或车厢两头的把手上,样子很是潇洒。

距离最近的车厢排在最后,最远的车厢排在最前面,这样每到一个站,把最后面的车厢甩掉就可以了。一些小伙伴也经常模仿他们的样子扒火车,记得我家前面铁路宿舍的一个小孩扒上去后,车速快下不来了,一直拉到丰台火车站才下来。

机车在排出废气

自卸车厢在卸煤

我们没事时,经常坐在铁路边上看着火车来来往往,有时也扒火车玩,当大人们知道是免不了挨打或训斥。要说起火车还可以说很多很多,这就是我对火车有着不同寻常情怀的原因。

卸煤

机车近照

蒸汽机车作为18世纪工业革命的代表,为人类的进步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但随着科技的发展、社会的进步,蒸汽机车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我有幸记录了这些蒸汽机车的画面,每当我看到它们时,脑海里就浮现出儿时的那些动人的情景。现在发表出来,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分享。

机车驶出选煤车间瞬间

标签:文章 内蒙古

上一篇:世人都说相思苦,唯有这里“吃相思”!

“宁夏-迪拜旅游年”活动正式
瑞典提出一小时带薪啪啪假
告诉你什么叫老实人不长眼、聪
一寨、一坝、二谷、九溪十八岭
如何在100美金的网红酒店拍出
有颜有才的欧阳娜娜最爱的配饰
这里隐藏了一座无名小城
韩国媒体报道,中国游客开始回
揭秘:世界最大私人飞机
致敬港爸 香港快运新飞机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