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男生女不是天注定,看看他们怎么生!

占里,一个隐没在深山老林里的侗寨,它的秘密,鲜为人知,

可是知道的那些人,却又想方设法的想琢磨弄清,

它的神奇来自于它居然在国家还没有计划生育之前就能控制人口的增长,并且能控制生男孩还是女孩,

最早之前听说这个寨子时,我认为是不可思议的,觉得只是别人炒出来个噱头,要是真有,可能早就广为人知了。

由山的这边看对面的占里 摄影/贺贺-贺小唏

作为爱自由又酷爱探险的射手座,这次前往贵州,实在是忍不住去占里一探因由。看看他们究竟有什么魔法能改变孩子的性别!

占里侗寨的来源是一段很值得深究的历史故事,占里寨人的祖先1000多年前为了躲避战乱,

一群人找寻孤山偏地,他们找到了占里,当时的占里深山绿林,靠山面溪,方圆百里瞭无人居,

最终他们决定停留下来,劈山开田,从最初的几口人,到慢慢的人丁兴旺起来,

周边能开垦的山都开垦用尽,到最后粮食已经不够寨子的人享用,

寨人甚至为此产生各种争吵打闹,生存都接近出现问题。

寨子风雨桥的顶部 摄影/贺贺-贺小唏

寨门口吴公力的雕像 摄影/贺贺-贺小唏

后来一名叫做吴公力的罗汉想出了一条寨规,“有50担稻谷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但必须是一男一女;有30担稻谷的夫妇只能生育一个孩子。如有违规者,轻者会将其饲养的牲畜强行杀掉;重者则将其逐出寨门,“

全村人集体通过,因为人会增长,而土地不会。

那么怎么样保证一定能够生一男一女呢?先留一个悬念。

我们需要先了解占里,然后再去了解它的奇特。

占里位于黔东南从江县20公里左右,从江县城前往占里的道路一路都有泥石流发生过的痕迹,听村民介绍,还是这几年才修建了柏油道,在这之前,村民很少外出,而村外也很少有人进来,这大概就是导致他们的寨子鲜为人知的原因吧。

旧房子改造新建的房子 摄影/贺贺-贺小唏

占里的寨子这几年都有重新建造过,老房子与新房子搭配在一起,也另有一番风味,时代在进步,占里亦是如此,新房子的建造没有打乱占里侗寨的美,吊脚楼的建造风格依旧保存完好,

吊脚楼老房子 摄影/贺贺-贺小唏

吊脚楼一层层错落有致的在建造在上山,我一直觉得占里的建房格局犹如山城重庆,

山高路不平,有爬不完的坡坡坎坎在等着你。

帮助邻居修建房子 摄影/贺贺-贺小唏

帮助邻居修建房子 摄影/贺贺-贺小唏

在占里,寨民重新旧屋改造,是整个村子一起出力的,大伙一起帮忙干活,不图财,就图个喝酒喝个痛快,家家户户都是如此,整个房子的材料都是木质,都是在周边山上经过寨子批准砍下来的树木,侗族的房子奇在一颗钉子也不用,整屋靠木头衔接。

传歌河旁边的禾晾 摄影/贺贺-贺小唏

禾晾也是占里的一大观景点,禾晾是侗族的特色晾晒用具,贵州虽然日照时间长,却相当潮湿,所以就在通风好的地方撑起架子,用来晾干收割好的水稻,糯米等等,禾晾一般成排成群,挨家挨户分割好自己的地方,

成排的禾晾 摄影/贺贺-贺小唏

在收获季节,能看到一片经金黄与吊脚楼相称应,我们去的这段时间属于种植季节,也无法拍到美景了,禾晾比起铺在地上的晾干法,省地又省时,可见占里人的聪慧之处。

吊脚楼附近的储水池 摄影/贺贺-贺小唏

侗族人都喜水,觉得有水的地方生命才茂盛,所以在占里的许多房子前后都有储水池,农活之余能看到寨民在储水池旁洗衣服,小孩子站着光着膀子戏水。

储水池旁边洗衣服的银老 摄影/贺贺-贺小唏

占里除了种植和收获的季节相对较忙,而其他季节都是比较闲淡的,走在山道上能看到许多令人眼睛闪亮的场景,

在风雨亭修补鱼丸的罗汉 摄影/贺贺-贺小唏

悠闲着缝补衣服的银老 摄影/贺贺-贺小唏

每家每户,面对我们都有着相同的笑容,

而我们看的却是不同的风景,相机的快门根本也停不下来。

打扫卫生的银老 摄影/贺贺-贺小唏

占里的人口数量一直较少,且保持稳定,所以整个寨子只供奉一座鼓楼,位于寨子的正中心。

占里唯一的鼓楼 摄影/贺贺-贺小唏

鼓楼附近有一面寨规画墙,上面记录了占里最主要的寨规,

占里的寨规从古至今一直都很严,超生是会被直接驱逐出寨的,在当时的环境下,如果被驱逐出寨,没有了庇护,寨民只能是死路一条。

没有人敢贸贸然的去触犯寨规。这样的习俗也就一代传一代,沿用至今,

在占里,走十步你就能看到类似于这样的宣传标牌:一棵树上一窝雀,多一窝就挨饿。崽多了无田种,娶不了媳妇,女多了无银两,嫁不出姑娘,等等。

四处可见的寨规 摄影 /贺贺-贺小唏

警示墙 摄影/贺贺-贺小唏

寨规控制了人口,但是怎么能去控制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因为实在有太多人感到好奇,寨子里没办法,只得用2口老古井来做影帐,但凡有人问起来,寨民们会美其言说是古井的井水功效。

实则不是这样,古井只是占里人使用了上百年的饮水井,并不是能抉择生男生女的因素。

榕树古井 摄影/贺贺-贺小唏

甘甜的井水 摄影/贺贺-贺小唏

甘甜的井水 摄影/贺贺-贺小唏

甘甜的井水只是生男生女的一个官方说辞,真正能够决定男女的主要是靠药,

而这种药,曾经有国内外无数人想要花高价购买,他们都成了药师的闭门客。

整个寨子只有一个药师,药师是整个寨子最神秘的一个角色,能见到药师的人少之又少。并且“药师”通常都是传女不传男不传外。

药师 摄影/贺贺-贺小唏

现在的药师叫吴奶银姣,执药已经15年有余,外人很少能见到,不过还是在村内听说了吴药师的不少光荣事迹。

其实最要控制生男生女的是一种滕壮的药材,名曰“换花草”,

这种草药主要是来平衡寨内胎儿的性别。在整个侗寨占里,并非每个人都知道“换花草”的庐山面目,

据说,当女人生完第一个小孩后,倘若第一个生的是男孩的,那么“换花草”就会让她的第二胎怀上一个女的;倘若是女的,则第二也就必定会怀个男孩。

还有另外一个避孕的药材,寨民称之为“堵药”,能够有效的避孕和终止妊娠。

小腊呜 摄影/贺贺-贺小唏

父与子 摄影/贺贺-贺小唏

照片中的罗汉已经五十有余,也只有这一个小儿子,在他的心目中没有多子多福这个观念。寨子的寨规深入人心,因此他这辈子也不愿意在生育,对他而言,有一个儿子已经足够,能把所有的爱都给他。

母亲带着女儿在寨内闲逛 摄影/贺贺-贺小唏

在占里村,还有一条规定很特别:女儿继承棉花地,儿子继承稻田。

此外,父母还要给女儿一份“姑娘田”,谁家若不给女儿“姑娘田”,不仅会遭人取笑,还会被男方退婚。

在老人的财产继承上,山林、菜园实行男女对半分成,

房基、家畜归儿子,而金银首饰、布匹让女儿带到夫家。

因此在占里村,中国的传统“重男轻女”观念并不存在,而是真正的男女平等。

猜你喜欢

身体不好的人,带银子会发黑是
被窝有多脏?真相吓死人
奇迹宝宝:美国女婴“出生两次
聪明人从来不说的4种话
胧月、温宜为何称为公主
相爱的人,一定要出去旅游一次
东方的神秘力量拔罐虽好
霜降来了!教你过好秋天最后一
身上筋结散,体内百病去
15岁男孩在男生寝室干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