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定改变你的是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在第九天的晨光里,我才决定要写写你的。不为别的,只为再一次我在领悟了“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的这个晨钟声中醒来,我静静地,观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摄影/朱文鑫

大洪山山连山山山相连,洪山寺寺接寺寺寺连接,“精舍状观天下”,为佛教圣地。据《大洪山志》记载,除洪山寺上院(灵峰寺)和下院(万寿禅院)外,自唐以后陆续在以主峰(宝珠峰)为中心的大洪山崇山峻岭中还建有寺庙26座,诸寺院逸韵鸣佩与霄钟合弦,众僧人妙语诵经共神梵分音。播荫四空朗照八极,撒祥九天烛明三界,整个大洪山麓禅院香散六珠钟声响彻群峰,佛寺华飘五色经韵播瑞崇岭——在前一天夜晚听了禅茶一味后,次日沐着朝阳走近了慈恩寺。

摄影/朱文鑫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我本俗世之人,却相信,莲乃是一种禅花。曾经并一直期望自己做禅一样的女子,心宁静淡雅。可惜的是,自己终归是凡尘俗子,免不了被尘世的纷纷扰扰搅得心里跌荡起伏,自顾不暇。

摄影/朱文鑫

人的心境的修炼,是在那反复之间。心灵要经过千百次的过滤,才能领悟到佛的真谛吧。遥望金顶,走近金顶,又有几人能真正做到灵魂的宁静呢?那种境界或许只是理想中的状态,对现实以外精神的期盼。

摄影/朱文鑫

禅意是一种美,一种境界,更是一种生活态度。能保持一颗宁静的心实属难得,这样的人值得称颂。禅意,不是你听着佛教音乐,宣扬着佛教礼仪就能获得极乐。禅意是能将这尘世的纷纷扰扰化作一撮尘埃归入大地,将内心的欲望与心结化作一抹余香随风飘洒,留香给周围的人。

摄影/朱文鑫

人生百年弹指间,潮起潮落便是一天,花开花谢便是一季,月圆月缺便是一年,生命在前行中顿悟,岁月在积累中生香。品过了颜色的厚重,便觉清新怡人;看遍了人世繁华,方觉平淡最真。一方静室,亦能修养心性;一杯茶,亦能恬淡生香,一卷在手,安之若素。

盈一份诗意于流年,嗅得阳光的清新,听得细雨的缠绵,以风的洒脱笑看沧桑;以云的飘逸轻盈过往;以花的姿态坐拥满怀阳光,用淡泊写意人生,用安然葱茏时光,让日子在材米油盐中升腾;让生活在粗茶淡饭中诗意,透过指间的光阴,淡看流年烟火,细品岁月静好,心中的风景,才是人生不改的山水。

摄影/朱文鑫

晨雾弥漫,人生,原来,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完美得值得用生命去期待。原来,人生就算再短暂也要活出自己的色彩,没有什么可以决定得了一切,就像没有什么,可以永远像生命那样鲜活。多的是期待,可结局终不像生命一样有个自己可以掌握的方向。生活随意,生命随性。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一直喜欢禅意。包括物,包括人。尤其那个充满着禅意的女子,似看透了一切,又似迷住了一切。辗转千年,忽然一个仍是禅意绵绵的女子。让人疼惜,让人痴迷。就这样,静静的观,不知浏览多久,忽然为她感悟。忽然对人生,有了令外一种不同的期待。我不敢,说太多,因为不想沾染那一缕未被世俗所侵扰的美。淡淡的忧伤,淡淡的禅意流转吧。有些未被发现的美,是早已沉淀,还是未被挖掘就已经淡失。发现,原来已经消失,改变,不复存在。

摄影/朱文鑫

也许,多年以后,再回首,世事沧桑如垣,人依旧,再也回不到彼岸了。生命从来不卑微,从来不需要苛求。活的时候就好好活,爱的时候就好好爱。生命里,无论亲情、友情、爱情,永远不会有一样会在原地等你千年,如果不会珍惜,那就只会失去。

记得看过一段修炼的蜘蛛,三千年后,在佛祖的指引下,才真正明白,世间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珍惜眼前所拥有的幸福。浮华人生,最美的也不过如此,能持久的,确是那看似平淡的幸福。世间人读到的却只是富贵权势,隐消掉最重要的简易人生。生命,不需要卑微,因为,无贵贱之分;生命,不需要苛求,因为主宰权在自己手中。

摄影/朱文鑫

盈一抹情怀于红尘一隅,看一朵小花在无风处暗自妖娆;看一棵小草在雨后生机盎然,将一颗心安放在流年里静静停歇,品味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惬意。岁月太深,多少繁华成烟;时光太浅,多少守望物是人非,或许我们无法将生活过的风轻云淡,但我们可以让心境安然。

摄影/朱文鑫

听风数雨的日子,我用一研素墨,绘一曲云水禅心,在岁月的平仄中,体味时光的冷暖。将一颗心婉约在唐诗宋词里,寻一季清凉,感受风与花香的缠绵,体味雨打窗棂的静美。一盏清茶,便是一段光阴;一方田园,便是一份心境,隔着一帘烟雨,看一场雾里看花的虚无,曾经的最美,早已隔着岁月的悠长,在尘世烟火中,淡了妆容。

或许有些风景,远远的欣赏,更显丰韵;有些故事,没有结局,便是最好的结局。人生,山一程,水一程,没有谁能挽留住,暮春的落花;也没有谁会懂得,一抹斜阳,会为谁流连,若可,做一朵开在岁月的闲花,落红尽处,不求绚烂至极的繁华,但求一份恬淡清宁,在时光深处,找寻一种心灵的扳依。

摄影/朱文鑫

人生千灯万盏,不如心灯一盏。心变得简单,快乐就会相随;心存善良,世界就会变得美好;心若坚强,生命就会有力量;心若有归宿,日子便会馨香;心若随缘,便无烦恼生成;心若超脱,便会淡然;心若感恩,幸福就会来临;心若有禅意,人生则豁然开朗。

摄影/朱文鑫

时光浅白,花影微凉,今夜,我依着月色,写一阙落花的心事,放逐一抹思念,落入你的肩。我的温情,曾辗转过你的老城,你恬淡的笑脸,弥漫了我的天崖。一季花事,刹那开到荼蘼,曾经与你交集的路口,回忆锊痛了发稍,指尖残留的温暖,还在午夜梦回处低吟浅唱,皈依着一场初遇的荒凉。如果生命,是一场阔别,所有的聚散都隔着岁月的阑珊,那一直执着在心中的念,是不是,一个人的地久天长?

摄影/朱文鑫

花开花落,缘来缘散,岁月的长河里暖了多少相遇,又惆怅了多少离别。谁还在天涯,呓语着咫尺的情话,谁还在海角,重复着昨天的誓言?往事穿越时光,打湿了谁的眼角?牵挂穿越心灵,温润了谁的的想念?伸手似乎还能触摸到往日的温度,暮然回首你已不在灯火阑珊处。时光总是无情的带走某些东西,然后让我们想念,或许生命的美好,就在于相遇与别离间留下的岁月的痕迹,那么如若遇见,别问是缘是劫,浅浅遇,深深藏,彼此安好,便是晴天。

摄影/朱文鑫

岁月若水,走过才知深浅;时光如歌,唱过方品心音。人生,因缘而聚,因情而暖,因为经历,所以懂得;因为懂得,所以珍惜。

摄影/朱文鑫

就这么淡定地走了出来。时光越老,人心越淡,禅茶一味,心留余香,静守一窗岁月,捡拾,时光深处的花开雨落,将这一路的寂寞与欢愉,放逐于流年。让那些过往的念,在蓝天白云下舒展,流转,风干,随尘散落天涯。世间种种,原本无常,浮华不过是烟云;聚散不过是一念;得失不过是转瞬,弹指间,也不过是刹那芳华。红尘一路,只愿如莲,不为谁开,不为谁落,任世事归入风尘,守着自己的一寸光阴,在云山水墨间,低眉,行走,水一般的穿越红尘,引得清风自来。

摄影/朱文鑫

生命无常,红尘浮沉,流年无恙,浮世清欢。很多时候,我们觉得自己很坚强,无人的时候,才能卸下疲惫的伪装;很多时候,我们觉得自己很快乐,回过头,却无法克制忧伤。而一隅宁馨,一处老旧,偶尔于悠然释放的本真,却可以让灵魂与俗世有一个恰好的接点,用来安放疲惫的灵魂。

摄影/朱文鑫

一花一叶一菩提,一笺一墨一心语,于时光深处翻阅,总会惊醒昨日,经年的指尖滑过的思想,于默默里温婉了曾经。这世上,总会有些人,让你魂牵梦萦;总会有些事,让你念念不忘;总会有些过往,让你刻骨铭心。经历了沧桑的心,成熟、稳重;经历了沧桑的梦,深沉、恬静;经历了沧桑的年龄,淡定、从容。

一直在路上。路过的是风景,经历的是懂得,繁华安居未必暖,粗茶淡饭见真情。日月两盏灯,春秋一场梦,红尘看破了不过是浮沉;生命看破了不过是无常;爱情看破了不过是聚散。风华是一指流砂,苍老着一段年华,百年后,静观你花开的时光。

猜你喜欢

儿媳把老人关小屋两年
看看腾讯旗下网游的第一土豪们
吃鸡蛋前你必须知道十件事!
2017年第一天这些法规正式实施
高科技!仿真动物机器人试飞令
如何增强你的wifi信号
影响你发家致富的4个坏习惯
世界上落差最大的五座瀑布
番茄炒鸡蛋,是先炒鸡蛋
清朝选秀女竟然如此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