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爱男友坚决不肯带她见父母,和同事闲谈竟得知自己做了第三者!

一个阳光离散的下午,在一间临湖的咖啡屋,再见若言。面前的她与两年前的她没有任何区别,岁月没有在她脸上刻下任何痕迹,如她不说,别人怎么都不会相信她已四十岁,如果要猜,没人会猜她超过27岁。

1994年的时候,若言还是南方某城市一所大学的学生。那时候,她同许多女孩一样水一样的清纯,在那样的年龄段,同样幻想着未来美好的生活、工作,更有爱情。

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若言同往常一样,乘坐长途车回远在郊远县的家。在当吃力地把包往车顶行李架上的时候,一只男人的手伸了过来,很轻松地帮她把包放了上去。她一回头,这是一个很帅气的男生,高高的个子,清秀而有棱角的脸庞,是若言心中所喜欢的那种类型。她很礼貌的道谢,使得这男生多少还有些害羞。

由于有了刚才男孩的帮忙,他们仿佛一下子熟悉了许多,车行驶的路上,他们并排坐着,天南地北开心地聊着。男孩很健谈,也很绅士,在车中途停下来休息的时候,还买了瓶饮料送给她。“虽是小事,但我当时还是感觉特别温暖,觉得他就像一个大哥哥。你能明白那样的一种感觉吧?”若言笑着抬头看我。

两个人的聊天使得原本枯燥无味的行程变得格外得短,两个多小时的路程,他们觉得还没聊尽兴,男孩的目的地就到站了,但男孩没有下车。若言问男孩为什么,男孩说,你的包太重了,我应该帮你送回去。“面对这样的一个体贴的男孩,我想任何女孩都会动心吧?”若言问我。

快到若言家的时候,男孩停下,他们互相留了电话号码和地址后道别。当男孩说下次进城做业务顺路去学校看她时,若言没有拒绝,因为她内心同样渴望着再次见到这个男孩。

他们第二次见面是五天后,男孩到学校去找她。他们一起吃过饭后,在学校附近的一条小路上漫步。在一个小桥头上坐了下来,男孩在包里取出一支挂着红穗子的木笛子,问她:“喜欢吗,我吹给你听。”

“真的吗”?若言有些惊讶。

男孩很娴熟的一曲《红楼梦》主题曲《枉凝梅》如痴如醉,空旷幽雅的旋律,如林中鸟语,似谷涧泉涌。若言真的被这动听的笛声吸引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男孩竟能吹出如此悦耳的笛声,她太喜欢男孩那悠扬的笛声了。

也就是在这次,男孩很虽有些吞吞吐吐,但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向若言表白,他喜欢她。就这样,他们相爱了。

此后,他们每次见面,若言都要男孩吹笛子给她听。后来,他们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小房子,每到周末,男孩都来看她,吹笛子给她听。男孩不在的日子,她就以那支红木笛为伴,学着去吹。

那段日子,她感觉和男孩一起的感觉比蜜还甜。她已经深深爱上并离不开这个男孩了。她决定将来无论是随他走到天涯海角还是等他到海枯石烂,都跟定这个男孩了,这一生只能做他的新娘。

半年后,若言大学毕业顺利去了一家政府机关人事部门工作。很巧的是,这家单位就在男孩单位所在的县城。她为之兴奋,男孩再也不用辛苦坐那么远的车去看她了。

若言一直在等着男孩开口带她去见见男孩的父母,但男孩始终没有提过,后来若言提过几次,但被男孩以工作忙等原因为由推拖了。但这并没影响两人的感情,在她看来,媳妇公婆是早晚的事,也便没在意。

如果不是单位里一位大姐提要给若言介绍对象,若言可能还会继续天真地做着未来和男孩如何幸福的美梦。

那天,同办公室一起工作的大姐,问若言有没有对象,并有意介绍对象给她。若言很自然地回绝,并闲聊中谈起男友所在的单位和名字。

然而,就是这无意中的谈起,让她才明白,自己在一无所知中,扮演了一个第三者角色。原来,那个男孩和大姐的老公在同一单位,并且两年前已经结婚。

犹如晴天霹雳,这个水一样清纯的女孩被打懵了。她怎么也不相信自己深爱的男孩,怎么就成了有妇之夫。痛苦是必然的。从不沾酒的她那天晚上把自己灌得烂醉,当她哭的已经没力气再哭的时候,她没有去找男孩质问,更没有去男孩家里去闹。而是做出一个决定,她要离开这里,必须离开这个痛断肝肠的伤心地。

那天晚上,她蹲在一个高高的土堆前,烧毁了她所有的日记和男孩的那支和那支红木笛。她离开了她生长的城市,只身来到北京,她开始为了生计呕心沥血。曾经万般热衷于文字的若言,最终把文字当成谋生的工具。

如今,她已经离开生长的那个城市15年了。在这15年里,她没再碰过爱情。在她看来,她的爱情一生只能有一次,而她那唯一的一次已经给了那个男孩,并且随着那支已被焚烧的红木笛带走了。“所以爱情对于我来说,只可怀念,但不可再拥有。”

也曾经有人这样问她,是否恨那个男人。她说:“开始的时候恨,后来就不恨了。尽管这辈子不会再见他,但时常会想起他,因为那毕竟是我把唯一的那次爱情奉献给他的那个男人。在他的身上,留有我逝去的爱情影子。”

没过瘾?想看更多爱情故事?iPhone/iPad用户可以到苹果商店搜索【每天读点故事】下载收看,520个爱情故事等你来看。如果你没有iPhone,请加微信号dudiangushi收看。

猜你喜欢

意大利罗马迎来首位女市长
国内唯一敢媲美九寨沟的地方
看看各国女警花的风采
美媒称中国移民从墨西哥偷渡入
今夏流行的“懵眼妆”
男子掐晕情妇丢进下水道
南非母狮狩猎不成反滑稽摔进泥
台北渔人码头 赏最唯美日落
什么脸型就配什么发型
美国错体邮票消失61年后重见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