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其实是“凶日”,出嫁女儿要回娘家避端午

来源:豫记

在古代我国的很多地方,端午节那天出嫁的姑娘回娘家归宁省亲,不仅仅是为了看望双亲,还为了“躲端午”。过去认为农历五月是“毒月”和“恶月”,端午节更是一个人人自危的“凶日”。

因为武则天生在端午节,很多地方也将这天视为“女儿节”,全城妇女都将身着艳丽的服装倾城而出,但祭祀的对象并非屈原,而是武则天。

梁永刚 | 文

豫记微信号:yjhltxdjm

“香囊艾叶与菖蒲,更买雄黄酒一壶”,在诸多传统节日中,端午节是最具“文化”特色的节日。其他方面暂且不说,仅端午节的别称就有二十多个,可以说是位列中国传统节日之首,譬如端五节、端阳节、重五节、重午节、天中节、夏节、五月节、龙舟节、浴兰节、女儿节、午日节、诗人节、灯节等。

端午节为啥又是女儿节?

在豫中平原我的老家,端午节是农人心目中名副其实的女儿节。这一天,出嫁的女儿要回娘家拜望父母家人,并为长辈馈赠食品,与家人团聚共餐。

因端午节正值麦罢时节,故而老家一带有乡谚说:收罢麦,女看娘,嫂子喊着要吃糖。老家一带还有一个习俗,有未过门的媳妇的人家,端午节也要将没过门的新媳妇接到家中过节,临回家时要赠送衣服等物品,还要给一些零花钱。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以为,出嫁女儿回娘家是老家端午节独有的风俗,直到后来长大成人,读的书渐渐多了,才知道这个风俗并非我老家独有,是有一定出处的。

古人认为,惟初太极,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万物。太极生两仪,这两仪就是阴阳。阴和阳是相对的,如男和女相对一样,因此古人在许多问题的设计上都是二极思维,在节日设计上也是这样。

所以一年有男人的节日,也有女人的节日,因此中国出现了三个女儿节,分别是端午节、七夕节和重阳节。五月初五、七月初七、九月初九,都是阳数相重。七夕当在最前,属小闺女节;重阳其次,属已嫁女;最后为端午,属老闺女,也属于所有已嫁女。

在古代,端午节的其中一个习俗叫做归宁,俗称“回娘家”。古代女儿出嫁,长住丈夫家,难得见到自己父母。而端午节是回家看望父母的机会,所以人们也把端午节称作“女儿节”。

明代沈榜在《宛署杂记》中记载:“五月女儿节,系端午索,戴艾叶,五毒灵符。宛俗自五月初一至初五日,饰小闺女,尽态极妍。出嫁女亦各归宁。因呼为女儿节。”此外,古人很看重双五在八卦中的“比和”之象,即大吉、利出行。这也是出嫁女人纷纷回娘家省亲的一个重要缘由吧。

端午纪念武则天

多生几位女豪杰

关于端午节称为女儿节的缘由,我国民间还流传着一种说法,据说是为纪念一代女皇武则天。

相传唐朝武德六年,即公元624年的端阳节这一天,蜀北重镇利州,即今日四川广元城外的嘉陵江的“江潭”之处,有一官船正荡桨于此。

船上管弦悠扬、歌舞轻曼。忽然,天上乌云密布,江面波翻浪涌。只见一道电光霹雳一闪,从江心猛然腾出一条金龙来。那金龙在天上一阵狂舞后便直扑官船而来,顿时将端坐于船上的利州都督夫人杨氏吓昏过去。

当这位花容月貌的都督夫人醒来后,风已停浪也静,那满天的乌云也消去无影无踪,只有明媚的阳光正温暖地洒在清清的江面上。桨橹款款,风和日丽,一切是那样的宁静而又安详,好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都督夫人回去不久便有了身孕,后来生下了一个女婴。再后来这个女婴长大成人在历经了一段艰辛后就成了中国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唯一的女皇帝。她就是中国封建社会杰出的女政治家、代唐而主天下的大周朝“金轮圣神皇帝”武则天。

唐时的利州为纪念在此诞生的这位杰出女性,当地民众便在杨氏感龙交而孕生了武媚娘的“利州江潭”边上的乌龙山上修建了一座祭庙“皇泽寺”。那碧波荡漾的江潭也被称为“金轮感孕所”。

每年在武则天生日这天都将举行盛大的庆祝纪念活动,全城妇女将身着艳丽的服装倾城而出汇集嘉陵江两岸。她们移舟江潭,载歌载舞,翼求金龙再现、再感龙孕、再多生出几位为天下妇女扬眉吐气的女性豪杰来。这一习俗沿袭于今,这便是多姿多彩、引人神往的“广元女儿节”。

女人、孩子,端午如何躲灾祸?

不过,在古代我国的很多地方,端午节那天出嫁的姑娘回娘家归宁省亲,不仅仅是为了看望双亲,还为了“躲端午”。

过去认为农历五月是“毒月”和“恶月”,端午节更是一个人人自危的“凶日”。在这一天,人们需要小心避忌,谨慎过关。也就是通常人们所说的辟邪除祸。

民间避忌的方法除了悬插艾草、让孩子佩戴“香囊”或“五彩线”、饮雄黄酒外,还让妇女带着孩子回到娘家,躲过端午节的邪气。

女儿节,虽没有端午节听起来厚重大气,却多了几分温馨、细腻和人文关怀。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让人禁不住心生出无可名状的幸福。

试想一下,女儿节这天,出嫁的女儿带着家人,提着粽子,回家去看望父母,既满足了父母对出嫁女儿的牵挂之情,又表达了出嫁女儿对父母的拳拳孝心,该是一件多么美好又富有诗意的事情啊!

节日本身就是一个庆典,我们通过节日把自己跟宇宙和精神联系起来。

我们平时忙着工作和生活,而在节日时就把这些放下,通过礼物、美好的食物、假期、与家人团聚等将意识提升到精神层面,它将会提醒我们自然的时间、规律、节奏,从而强壮我们的身体心灵。

端午节也是如此。

(图片来源于网络)

梁永刚,男,1977年生,河南平顶山人,散文作品《风吹过村庄》2016年4月入围首届浩然文学奖,现供职于河南省平顶山市人大常委会研究室。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微信公众号搜索:豫记。(yjhltxdj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SOURCE: http://www.sohu.com/a/144396025_141088

上一篇:初夏野餐才是正经事!无锡最全野餐地图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