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朝圣之路上的葡萄酒之旅 因为它而有了“家”的味道 | 全球GO

两千年前,泰米尔文学便记录了罗马人乘着“漂亮的大船”,带来了“凉爽的葡萄酒”;张骞出使西域,带回了葡萄品种、种植葡萄和酿造葡萄酒的技术,并沿古丝绸之路传播开来。

以酒为媒,可以说是全球化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如今,随着“一带一路”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不断扩大,让我们一起走进欧洲大陆西端的西班牙,看看这个葡萄酒产量位居世界前三的国度,带给我们什么样的故事?

近日,凤凰旅游携手凤凰酒业、凤凰国际智库进行了一场“香遇地中海”之旅。从西班牙最为著名的葡萄酒产区里奥哈,到让世人流连的艺术之城巴塞罗那,在爱维华酒庄(Bodegas Alvia)酿造的葡萄酒陪伴之下,感受独属于这个国家的美好与热情。

想观看此次西班牙之旅的直播?想进一步了解西班牙旅行攻略?关注凤凰网旅游(travel_ifeng),后台回复“西班牙”

文:寒江

责编:多虔

当你陶醉于弗拉门戈的时候,别忘了伊比利亚半岛也是橄榄树的故乡,从西班牙首都马德里驶往里奥哈的路上,漫山遍野的橄榄树与农庄交相呼应,难怪西班牙是世界上橄榄油的最大产出国。其实还有一项数字悄悄地发生了改变,西班牙的葡萄产区面积全球第一(2016年数据),其葡萄酒产量也成为世界前三。愈向北,视线中的葡萄林愈多了起来,随地势起伏,错落有致,在红土上奏出美妙的乐音。

爱维华:西班牙朝圣之路上有了中国人的故事

西班牙酿造葡萄酒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一千多年,醇厚的酒香也是罗马人占领这片土地的一个原因。西班牙葡萄酒并无过多光芒地过了两千多载,直到19世纪后期,法国葡萄园饱受根瘤蚜虫的袭击,大量葡萄树被铲除,许多波尔多的酿酒师来到里奥哈(Rioja),带来的技术与经验,让西班牙的葡萄酒有了质的飞跃。今天,里奥哈是西班牙唯一的DOC葡萄酒产区,出产西班牙最高等级的红酒,严格执行规定的产区、葡萄品种、以及酿酒产量。

在大西洋气流和地中海气流交汇中,埃布罗河缓缓地流过里奥哈,富含白垩或铁质的粘土和粉土的弱碱性丘陵中,孕育出数百家大大小小的葡萄酒庄,这其中,文托萨小镇的爱维华(Alvia)是最为独特。每天,酒庄的门前都会经过数位背包徒步的人,夏秋两季,这样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图:寒江

如果留意到爱维华酒庄门口的贝壳标志,就会恍然大悟,原来这些人都是圣地亚哥朝圣之路上的圣徒。世界上最著名的圣地亚哥朝圣之路就穿过爱维华酒庄与葡萄园,也是唯一一家拥有如此方位的西班牙酒庄。细看爱维华的商标,一片贝壳连着一片葡萄叶,贝壳孕育出葡萄叶,意味深长。

图:寒江

900多年前,传说耶稣十二门徒之一的圣雅各的遗骨在西班牙西北部加利西亚海岸的圣地亚哥被发现,也就是现在的朝圣之路终点。由于连年战乱和罗马教庭的地位,当时没有多少圣徒能够前往耶路撒冷或罗马朝圣,因此普通圣徒开始前往圣地亚哥朝圣,通过行走以达到忏悔和赎罪,于是圣地亚哥成了耶路撒冷和罗马之外的第三大圣地。爱维华酒庄距离法国边界185公里、圣地亚哥593公里,恰好是两条最主的朝圣路线的会合处。

图:寒江

爱维华酒庄的首席酿酒师Alfredo自小时候起,就每天与门前的朝圣者擦肩而过,家族的几代人均为酒庄的酿酒师,似乎让他的血液里也流淌着葡萄酒,对葡萄林、对葡萄酒有一种难以表言的感情。那时候,Alfredo与大人们一起,在酒庄门口备上红酒与清水,供人们歇脚饮用。

多年以后,一位巴西老人重走朝圣之路,难忘Alvia的红酒之味,特意在新路线中加入了里奥哈首府——洛格罗尼奥(Logroño)这一段,并在酒庄歇息一夜,与Alfredo聊起他小时候的样子。当然,老人的心愿也得到满足,喝到了Alfredo亲自酿造的李维(Livius)干红,爱维华酒庄的顶级红酒。

图:寒江

巴西老人的念念不望不难理解,质高的精品葡萄酒产量总是不会很高,不是世界上每一个角落的人都可以品尝到,爱维华的红酒便是如此。酒庄有一片百年树龄的老树,至今仍每年发芽结籽,偶有藤枝潜入地下,又扎下根、重返地表,与母树一同茁壮。100%老树葡萄酿出的李维丹魄干红,经桶藏3年、瓶装7年后,呈现出深樱桃红色,酒体层次丰富,气味悠远,入口回味绵长,深沉不失柔顺,每年产量仅2000瓶不到,市面上更为罕见,售价高达近千欧元。

李维是古罗马史上最有影响力的作家和哲学家,也是罗马皇帝克劳迪奥的恩师,以Livius命名高端品系,表达了对历史的敬仰和对文明的传承。而MILETO、YUBEI、DOMINIO DE AZES 、DUCADO DE HOJA系列的酒品,与同等级的其它葡萄酒相比,均略胜一酬。

图:寒江

五年多前,中国人买下了爱维华酒庄,看中的是这里悠久的葡萄酒历史文化和精湛的酿造技术,还因为这些系列酒品中的细微之处更能满足中国人的饮食与饮酒习惯。特别是以丹魄品种葡萄为主的红葡萄酒,窖藏后的天鹅绒般柔滑的口感,饱受到国人的追捧。爱维华酒庄还有四间客房,偶尔朝圣者盘桓一日,如今也成了国人品酒、度假、浅尝西班牙田园恬静的绝佳之所。“一带一路”上,爱维华酒庄成了新名片,从此有了中国人的故事。

巴塞罗那:当高迪遇到奎尔

加泰罗尼亚位于西班牙的东北部,同伊比利亚半岛的大部分一样,橄榄树、葡萄园、大面积的农田是视线中最常出现的景致,从里奥哈爱维华酒庄驱车出来,一路东行,便能看到。雨天的山脉与丘陵,云雾缭绕,让加泰罗尼亚多了些魔幻,稀少的人烟、以及地中海吹来的风则又为之添了几分荒寞。或许这般无垠的旷野给了安东尼·高迪无尽的灵感,他的建筑作品里,处处充满了魔幻色彩,仿佛都是上帝的旨意。

巴塞罗那,加泰罗尼亚地区的首府,这是一座有着无穷激情的城市,一如足球比赛酣畅淋漓时带来的快感。每个来到这座地中海西岸最重要城市的人,都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美食、佳酿、艺术、甚至是穷极想象的各色稀奇古怪。所以,街上的外来人似乎远比本地人多,特别是有七处建筑,常年需要排队进入,错过预约时间则无法入内,它们无一例外都是世界文化遗产,拥有同一个名字——高迪的建筑。

圣家堂模型,图:多虔

米拉之家,图:多虔

无疑,高迪是幸运的,他的许多仿佛来自地球之外的奇思妙想都成为现实,虽然有的仅仅是开端。这背后需要强大的经济支持,如此支持又源自欣赏其设计灵感,同样有着魔感幻想的奎尔就是这样的一位金主。

1878年,26岁的高迪结识了奎尔。这位世家富贾极其认可高迪,许多近似疯狂的想法与高迪出人意料地高度吻合,后来奎尔成为高迪的投资人和实现幻想的伙伴。他不介意高迪的乖张怪癖和邋遢随意,高迪每一个新奇特构思,别人看来可能是天方夜谭,奎尔却能为之莫名的共鸣。于是,他将高迪引入巴塞罗那的上流社会。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世纪初的巴塞罗那,正值工业化和城市化加速的年代。奎尔和高迪在巴塞罗那的郊区高地启动了一个城市住宅项目,旨在满足富人们无比挑剔的要求。在高迪的世界里,没有直线,所有建筑的功能实现均靠曲线组合来完成。这一特点在之后几十年的主题游乐园内大行其道,但超前设计也让他过高地估计了富人们的诉求,马赛克碎片镶嵌成的世界上最长的椅子、碎石拼成波浪形的长廊和森林模样的步道,各种碎样拼花极具视觉冲击,也让人患上密集恐惧症。

图片来源于网络

构思精巧的高级住宅成了游乐园般的童话世界,仅仅盖好的两栋样板楼花掉了奎尔大量的金钱,预想好的富人买家一个也没有出现,最终项目停止开发。奎尔决定将住宅区改为公园,免费向市民开放,这就是今天的奎尔公园。

高迪深深地爱着巴塞罗那,成名后的他,再没为其它城市设计过任何建筑。自31岁起,高迪便接手圣家堂大教堂的设计建造,特别是在他生命中的最后十几年里,他放下手中所有的项目,全力以赴这座宠大的、充满幻想、又极具宗教虔诚的建筑。即使这样,直至1926年高迪因车祸辞世,圣家堂也只完成十分之一不到,他为教堂设计的三个正门,仅竣工一个,也只有这部分最具高迪的灵魂。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其实,每个门的上方都设计有四座尖塔,12座塔象征耶稣12个门徒,还有四座塔簇拥着一个中心尖塔,象征四位福音传教士和基督本身,中心尖塔则是世界上所有教堂的最高点。当然,这也仅仅是设计而已,如今100多年过去了,圣家堂仍未完工,后续设计仿佛与高迪当年的想法也有很大的偏颇,而塔吊俨然已经成了教堂固有的一部分。

图:多虔

就在几年前,关心高迪、关心圣家堂的国人一定听到这样一条消息,中国公司中标圣家堂项目,全面接手教堂续建,并计划于三年后竣工。就在人们为这一新闻兴奋不已时,又有消息跟进,原来这只是许多艳羡中国速度的巴塞罗那人的一厢情愿,圣家堂的最新通告是,在不远的2026年,也就是高迪先生辞世百年的纪念日里,世界将看到惊世骇俗的圣家堂竣工。

凯崴尼酒店:巴塞罗那的中国味道

如果想在巴塞罗那觅得一份安闲,不妨远离高迪追随者的人潮汹涌,去莫勒山谷远眺地中海。自圣家堂驾车出来,穿过哥特区,穿过闹市,再盘恒一段美丽的山路,20几分钟后便可到达凯崴尼酒店(Hotel Can Galvany)。

瞬间,仿佛有了一种穿越的感觉,整个世界变得僻世般的清凉了,花香、鸟鸣、青草坪、橄榄树、老房子。

图:寒江

橄榄树就在泳池旁,同爱维华酒庄院内的那棵很相似,至少也是千岁的年纪。天气好时,蓝天也要融化在泳池里。青草坪上散落着几只橡木酒桶,斑驳的模样,诉说着岁月的留香,傍依在一边的葡萄取汁机同样古老,那式样至少用在电机出现以前。老房子现在用作SPA、和健身中心,石灰岩堆砌的墙面环绕在浴池四周,抬眼望去,粗壮的梁木悬于瓦顶之下。为了不破坏这栋老房子的结构,透明的玻璃电梯被安置在其墙外,与修葺一新的老房子相偎相依,古老与现代竟然交融得天衣无缝。

图:寒江

晚餐便选在凯崴尼酒店的Sauló餐厅,主打当地新鲜食材烹饪的地中海美食,海鲜自然是最不能缺少的,青口、蚬子、鲜虾、各种贝类,鲜到让人欲罢不能,仔细品来,似乎有些海鲜中餐的味道。

图:寒江

主厨RAUL FUENTES出现问候,一问方知,原来凯崴尼酒店的主人也是中国人,因此有来自中国的客人入住时,海鲜的烹制都会做相应的微调,佐以国人偏爱的调料,减少西餐中味剂的配比。RAUL讲,加泰罗尼亚饮食文化就是不断推陈出新,完美融合现代和传统、东方和西文。果然,第二天早餐时,桌子上出现了粥、咸菜、和豆腐乳,其实这更是一种尊重。

早在古罗马时期,加泰罗尼亚地区是罗马人攻占伊比利亚半岛的必经之路,征服的过程必定是杀戮四起。那时的莫勒山谷,与现在一样美丽,不同的是到处都是葡萄林。相传每有一名士兵阵亡时,罗马大军都会种下一颗橄榄树,当旷野、葡园、农田里出现孤零零的橄榄老树时,都曾有一名年轻的古罗马魂灵在守候。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凯崴尼酒店的院落里会有橄榄树、会收藏着窖藏葡萄酒的橡木桶。

至于酒店内的老房子,已有500多年的历史,听凯崴尼酒店人娓娓道来,倒有一段悠悠往事浮映于眼前。先说一条千真万确的消息,便是加泰罗尼亚地区一直谋求独立,有着自己加泰罗尼亚语、独占地中海西岸风光数百年,都让这里的人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天然优越感。早在1137年,加泰罗尼亚被阿拉贡王国并入,而现代西班牙版图的形成则始自一场王室的联姻。

1469年10月,阿拉贡国王费迪南二世迎娶卡斯蒂利亚的伊莎贝拉公主,后来伊莎贝拉继承王位,两个王国实现国土融合。等到了奥地利的哈布斯堡王朝时代,西班牙也归于其麾下,哈布斯堡疆域的获得并不只是靠战争,联姻同样是重要的手段,西至法国、西班牙,东至波西米亚、匈牙利,都是通过马克西米廉一世及其子女的婚姻而达到的,为了让疆土继续保留在哈布斯堡家族,有的国王甚至与自己的亲外甥女结婚。

凯崴尼酒店内的两栋老房子正是哈布斯堡王朝时期,哈布斯堡家族的远戚贵族留下来的。之后的18世纪初,波旁王朝取代哈布斯堡王朝,一直到今天,贵族逐渐没落下来,老房子也流传到了民间。

凯崴尼酒店

瓦罗曼纳斯高尔夫球场就在凯崴尼酒店的下方,度假范儿让这里成为巴塞罗那的时尚前沿,本地的许多年轻潮人更愿意约在这里,把握一杯Alvia的葡萄佳酿,坐在千岁的橄榄树下,对视山谷与地中海的怡静。

想观看此次西班牙之旅的直播?想进一步了解西班牙旅行攻略?关注凤凰网旅游(travel_ifeng),后台回复“西班牙”

--------------------------

SOURCE: http://travel.ifeng.com/a/20170507/44610139_0.shtml

TAG: 西班牙

上一篇:坦桑尼亚校车发生翻车 超过35名师生遇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