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骑行记——小学教室里打地铺

又是长途奔波的一天。我们送走了朝晖,迎来了夕阳。乡间颠簸的小路上,我们依然前行。路边是碧绿的稻田,后方是连绵的群山,山后是暖色调的天空。一路向西,看着落日映红了我们的脸,映亮了稻田。车轮扬起的灰尘在阳光的照射下变的一束束,仿佛太阳织起的锦缎。暑气褪去,难得的清凉。陵水,清水湾就在眼前。缓下坡,队友撒把骑了一段。队长一直强调不可以做危险动作的,此时也稍微放任了一下。

正当我们纠结今晚露营何处时,远方出现了闪烁的小蛙灯。有骑友!这次是我们追上前去问路。年轻的骑友说:“或许可以住在小学里。”他解释道,有一个骑友是附近赤岭村的老师,说不定能帮我们一个忙。于是我们向赤岭出发。

天完全黑下来,我们打开了所有的灯。尾灯,手电,头灯,不同颜色的灯光交汇在一起,照亮了前行的路。穿梭在小胡同里,影子在白墙上摆成长长一条,很是有趣。小司自我介绍是哈尔滨人,来海南打工。又听着顺溜的东北腔,觉得他像学校同学一样亲切。他拜托的这位王老师是山东大汉,来海南支教一年了,颇有侠骨豪情。

遇到这样投缘的朋友,彼此都非常高兴。闭塞的交通让赤岭这个小地方少有外人进入,当地人多为少数民族,语言沟通不便,小司平日生活略感枯燥,表示非常高兴能见到大陆来的我们。王老师知道我们队伍中有人也骑过川藏线后,更是十分激动。“算着日期,说不定我们在路上打过招呼呢!”“当时缘分未到,现在也不迟。”周易为找到了共生死的兄弟提出喝一点酒。吃着陵水酸粉,刺啦啦滴油的烧烤,喝酒时必然了。看着这群好汉畅谈318国道上的雪山,海子,西部高山大河的辽阔瞬间就浮现在眼前。

小司趁我们不注意提前结账,让我们很不好意思,然而转念一想,换做我们,肯定也是毫不犹豫宴请远方而来的朋友的。没有再三感谢,彼此间都明白的情谊,不愿被这些客套所疏远。

今晚露宿的小学也在海边,王老师给我们打开了一间教室,这样今晚就省去扎帐篷的麻烦了。第一次名正言顺睡在教室里,还是学生的我们都觉得好惊奇。回去也可以显摆一下自己的奇葩经历——有谁还能不怕老师揪耳朵,猖狂地盖着被子在教室睡觉?哈哈~这份意外哪一份攻略也不会提到呀。旅行就是这么奇怪,明明是同一条路,每个人却看到不同的风景,回忆不同的美好。把课桌推开,摊上垫子,今晚就睡大通铺咯。

看时间尚早,清空中闪耀着无数的星子,我们一起到操场上仰望星空。记不得上一次欣赏这样明亮的星星是哪一年了,我都忘记了星星会眨眼。或明或暗的星星铺满了天空,长长的银河像是撒了水晶的天鹅绒桌面。在辽阔的星空下,以前曾经想不开的心结,失败或挫折都显得那么渺小,可以从人生里抹去。

周易今晚有点喝醉了,张着胳膊见人就抱,唱着不着调的歌,大概是勾起的西藏回忆让他有点兴奋吧。我们拍下他的醉态,打算等他酒醒了笑话他……不知不觉夜就深了,万籁无声,该休息了。嘘————我们今晚睡在教室里呦。

旅行中唯一一次不是睡到自然醒,被闹钟吵到很不爽。但是,我们要抓紧啦。要在小学生来上课前悄悄离开,不要惊动这个小村庄。窗外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听得到海风的声音,我们默默收拾着行囊,想把这一室的恩情也打包带走。东方浮起了鱼肚白,天空渐变成宝蓝色,隐约看得清操场一旁古老的大榕树,垂下长长的枝干,气根随微风触碰着树下的石凳。这也是南方小学特有的风景线吧。

在曙光中回首望一眼赤岭希望小学的大门,我们继续西行。没有道别,小司和王老师理解,我们,说不出口的“再见”。

TAG: 海南

上一篇:白带发绿是怎么回事 白带异常的7大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