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注定与我擦肩而过的城市

每当从成都的上空降落,下方都覆盖着那厚厚的云层。偶尔难得一见的缝隙会窥见一些类似梯田蓝绿斑斓的梯田,内心就不得不感叹这是个遍地美景的地方。我对四川有着无限的遐想,也许因为还没有深度踏足,就算是来到成都多达4次也都是匆匆而过,基本没有交集。成都,注定是一个要与我擦肩而过的城市。

这次也没有例外,在成都呆了大约两三天,远的地方去不了,就在成都市区到处的转悠。众所周知成都的美食特别的诱人。满大街都飘逸着火锅的味道,到处都是浓浓口音的四川方言。四川的辣,是这阴郁天气中的一种爽快的解药,红油抄手,肥肠粉,串串香等。

每一种都离不开辣,这拨不开湿重阴冷的天气,全靠麻辣来驱寒暖身点燃味觉。但是我虽然4次到达成都,都没有去吃一顿正宗的火锅。基本上所有的火锅都是两人份以上的,所以我乍的就明白了网上流传的一篇帖子举例说明一个人做过最寂寞的事情是什么,其中一条便是一个人吃火锅。

在这阴冷的雨天里,小食街就拥挤热闹得多了。特色小吃看起来十分的诱人,各种叫不出名字的特色小吃,与一般景点售卖的街边小吃不一样,卖相更加新鲜。价格不算便宜。基本都是10元以上一份。我尝了一下这清甜的菠萝凉粉,水果的芬芳加上冰凉爽滑的口感是一种

小吃中倒不是全部都是辣味的,酸甜的也是很受大众喜好。是不是每一种你都想要尝尝?

成都的步行街有很多,我唯独就去了宽窄巷子,一次是在夜晚一次是在白天。锦里这名称听起来更加的文艺。没有宽窄二字接地气,我更喜欢些通俗易懂的地方,就去了宽窄巷子。结果还是很文艺。这里的每一个街道,每一个巷子,一墙一瓦都有着浓浓的川蜀意味。让人感觉意犹未尽。

虽然都是文艺,但成都的文艺和江南的文艺却不尽相同。江南的文艺是轻柔的,川蜀的文艺是厚重的。每一座府都讲究景观的微妙,看起来十分考究。就连屋檐,窗框都有让人看得入神的雕刻。

隆重得就像电视剧中的场景。从天而降的水幕石龙,这是宽窄巷子里头有一个这样景观,栩栩如生的石雕蜿蜒而下,双眼似明珠。

紧接着我走进了一件茶馆,里面是看表演的。包括一些四川景点的节目例如变脸,川剧,手影,霓裳舞等等。

娇艳的四川姑娘跳着霓裳舞,灵巧绝美的彩带迷乱了双眼。轻巧柔美的舞姿与娇媚的容让人沉醉,难怪人们都说自古四川多美人。

关于手影戏我是特别喜欢的,这是一个做手影戏十多年的师傅了。我猜想最初他对这一行的喜欢大概也是被这种用手模仿出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的感觉所吸引吧。而可以坚持十几年的时间,需要的就不仅仅是热爱了,还要有一颗赤子之心。

诚然我们在路上走了很远,看过了很多,想要的很多。可不可以保持最初的念想与追求,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你这一生是否成功。然而成功却不可能单单靠这一点,有的人响彻云霄,有的人在这狭小的舞台演绎绝活。却很难说哪一点更好,哪一种生活更幸福。尤其在这充满了火锅味的成都,仿佛每一个人都头顶都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天,胸膛里为之骄傲的东西。

四川变脸就很出名了,如今见到的脸谱,不再是那种硬邦邦的壳状面具。感觉更像一种柔软的面布。这样一来更加与时俱进,即展现了精湛的绝活,又增加了可操作性

成都的美食,我最喜欢的是这个。糖油果子。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吃的唯一的小吃,就爱上了它。甜滋滋的满嘴角油却不觉得腻,这个小吃个人觉得街边卖的比店铺卖的更好吃,第二次来感觉就没有第一次来好吃了。

这就是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吃糖油果子的地方。那时候第一次来成都。感觉特别不一样,感觉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天黑压压的,阴沉沉。马路,街道……后来来了几次之后,听外地的出租车司机讲,成都这的地形就像一个锅,我们都在锅里。脑子里蹦出了高中地理知识,好像确实是没错。这个小吃摊,还没吃够呢,下次来还要吃。为什么说成都是我擦肩而过的城市,我总觉得这个地方和我有缘无分,是啊,我总是来,却从来没有看透过它。

掏耳朵,成都人的慢生活体现在很多地方。看他们平日做些什么就知道了。吃火锅,打麻将,掏耳朵……如果择城,终老,非成都莫属了。

四川的美女特别多,由于阴郁绵绵,不见天日。四川人的皮肤都特别白皙。所谓一白遮三丑,因为四川美女如云。下个月又要飞成都了,恰巧又是中转站,那么有空就去吃个糖油果子吧。

SOURCE:

TAG: 成都

上一篇:黑作坊夜间开工产假冒安全气囊 远销30多个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