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红楼梦,可知林妹妹家住何方?

夜读《红楼梦》,是为着在这无趣的世间寻找到一丝慰藉。

读到第七十六回《凹晶馆联诗悲寂寞》,有一段史湘云和林黛玉的联诗,分曰: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

不由想起晚明才女叶小鸾的诗句:勉弃珠环收汉玉,戏捐粉盒葬花魂。

自古红颜多薄命,一真一幻同为姑苏人氏的两个奇女子,竟都在17岁妙龄,因“婚”香消玉殒。

念及此,再读“红楼”,不觉心下凄然。

明末江南,吴江汾湖之滨的北厍叶家埭,叶小鸾降生于午梦堂,为堂主叶绍袁第三个女儿,自小才情非凡。

10岁时,与父燃灯夜坐,秋风乍起,帘外庭竹潇潇作响,帘前月明如昼。叶绍袁刚吟出上联“桂寒清露湿”,小鸾随即接应“枫冷乱红凋。”

12岁时,母亲沈宜修教她学咏,从此能诗。14岁,能弈;16岁,通琴。而书、画两技,更是无师自通。

小鸾不仅有惊世之才,更有天仙之貌。一日晨起,素面未洗、宿发未梳,至母亲床前请安,其母竟发出“我见犹怜,不知画眉人见了会有何种感觉”的惊叹,可见一斑。

其父也曾赞叹她有绝世之姿,比梅花,觉梅花太瘦;比海棠,觉海棠少清。笑笑生芳,步步生妍,亭亭玉立,逸韵风生。

小鸾性格高旷,爱清幽恬寂,生性清淡,不分寒暑,静坐北窗下,一炉香相对终日,临帖王子敬《洛神赋》,或怀素草书,终日与琴书为伴,且能饮酒、善言笑,潇洒多致。

其自幼许婚昆山大族、河南布政使张鲁唯之子张立平。17岁时,张家提出完婚要求,小鸾竟忽然得病。婚前5日,倚在母亲怀中,口诵佛号,星眼闪耀着泪光,瞑目而逝。

明崇祯九年,叶绍袁将一门唱和之作辑为《午梦堂集》,一时海内咸传,被誉为“吴分诸叶,叶叶交光”。

也得益于此,才令世人知晓,这世间曾来过这般一位有趣女子。

次日午后,因犯情痴,驱车至北厍,在一片寥落的乡野,经人指点,终于寻到存于残桓断墙间的午梦堂遗址。

当年的亭台楼阁早已不见痕迹,唯有小鸾亲手种下的一株腊梅,历经400余年风霜雨雪,至今仍年年盛开不败。

因小鸾的才情、性格,以及诗文作品与《红楼梦》颇有渊源,学界不乏将叶小鸾比作林黛玉原型的引证。

而我于这酷暑午后,立于午梦堂内,看竹影婆娑,心却突然豁朗,红颜虽薄命,却拥有一个永恒的花季妙龄。

惟有这不因时光流逝而老去的红颜,才更叫人怀想与思慕,令人在这浮躁的世间,用恋人般的情愫,去阅读与怜惜。

TAG: 红楼梦

上一篇:美国一男子因上传警察射杀黑人视频被解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