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迷途者的海上探险

旅行,在于折腾,如果感到被折腾了,那就对了!我的每一次旅行,几乎都会有意外状况发生,大多是惊喜伴着惊吓,因为总不愿走寻常路!

在大连金石滩,游览了8个博物馆后,我感到很疲倦,脑子里一下子涌进大量的历史知识,急需转移注意力,让大脑缓和。于是,我在三个初次相见、性格小叛逆的旅行大咖的怂恿之下,脱离大部队,走进大连滨海国家地质公园,他们是朱老师、斋主和因图君,最后,便有了这次旅行最意外的收获!

踏浪,看朝霞从海上升起

事情的起缘得从一轮日出说起,某天清晨,我房间的门突然被拍得震天响,朱老师的魔音穿门而入:“起来拍日出啦!”一看时间3点半,我感觉自己才睡下啊?!在我洗簌的10分钟里,又听得他继续拍响了隔壁斋主和因图君的门。凌晨4点,三个睡眼迷蒙的年轻人和一个精神奇好的大叔,在灰朦朦淡蓝色的晨曦下,向大连金石滩凉飕飕的海风走去!

摄影/朱文鑫

大连天亮得早,4点钟咱南方还挂着月亮呢,这儿就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可是天地间一片冷灰色,泛着不易察觉的蓝,天际线很淡,淡得几乎看不出。海水很平静,像熟睡的婴儿,不见一丝波澜,几只小船无声的漂浮在海面上,就像一首孤独的14行诗。我试了一下水温,瞌睡竟被突如其来的冰冷吓得无影无踪!

摄影/朱文鑫

我们站在最高的礁石上翘首以盼,天际线越来越分明,海面渐渐有了涌动,海鸥开始聚散,小船离了港,天空却依然是灰色的,就在我们以为今天没有日出,沿着海滩往回走时,东方的云层开了个圆圆的口,一束微光从里透出,几分钟后,一轮朝阳像女神般款款而出,不耀眼,肉眼可以直视,大半个天空和海面顿时被染成了浅金色,云端随着光线的强弱而变幻丰富的色彩,海面的粼光也随着波纹的动态而摇曳生姿,海鸥追逐着这美妙的光线飞翔。从这光影下走过的人,美得像幅画!而我们,也在这画中,踢海浪、捡彩色的鹅卵石。

摄影/朱文鑫

后来,朱老师说,它落下去的样子更美,下午去地质公园凑合着拍几张吧!本以为很轻松,没想到迎来的却是4小时的海边峭壁徒步之旅!

摄影/寰弩斋主

探险,发现9亿年前的海边峭壁

金石滩景区日照比较长,组委会安排的午休时间从12点一直持续到下午5点,但地质公园的海风和海浪在召唤我们,于是下午3点多,当所有人还在呼呼睡觉时,我们四人背上相机和画具前往滨海地质公园探险去了。

太阳还高挂在半空中,但晒在身上并不滚烫,近处的海面闪着耀眼的光,远处的海面则在一片深蓝和深紫间漫无目的的延伸,如此广袤和深邃!海上零零散散的浮着些深褐色的礁石,把迎头撞上来的海浪击得粉碎。

景区介绍上说金石滩有绵延13华里的海岩奇石带,果然名不虚传。沿着绵长的海边峭壁徒步向前走时,时而被带到高高的山巅上,时而被引向浪潮汹涌的海滩边。那些巨大的礁石仿佛有魔力般,与海浪和音,吸引着我们驻足膜拜!

我在岩石上看到一个个名词:诸如震旦纪、寒武纪。标志着它们从漫长的历史走来,历经风化、海蚀和岁月的碾压!见证了重大的自然变迁。在夕阳抚照下,呈现出迷一样的粉红色!

这些从3-9亿年前走来的奇石,吸满日月灵气,被赋予了生命!在它们脚下,往往也停留着别的生灵,在情人湾附近,我们发现一整片贝壳海滩,大批贝类死后被冲上这一片礁石,经年累月越积越厚、越积越多,直至铺成一片白色贝壳海滩,从上边走过,还能听到“吡吡啪啪”贝壳碎裂的声音。再往海边走,你会发现那些深绿色的礁石上爬满了小海螺,紧紧的吸附其上,并形成了化石,怎么都抠不下,你只有踩着它们前行,扎在脚上生痛!

越往里走,岩石的年代越久远,姿态也越丰富和奇特,突然感觉丝丝不安,因为潮水在往上涨了,海风也变得更冷,而我们走过来的2个小时里,没看到游客和工作人员,这已经过了闭园的时间,四下里,只听见野草的沙沙声,以及海浪的轰鸣!一路只顾着看风景,把闭园的事都忘记了,甚至都不知道多久才能走完这个上古的峭壁海滩。

沉醉,被海上日落施了迷魂法

三个旅伴不愧是经验老道的户外摄影师,完全不担心,一边拍照一边研究着满山满海滩的岩层,时而爬上峭壁,时而跨入海中,一个转身又钻到山洞里。直到日落时分,我们这四只终于安静了,第一次看到那么美的落日,亮白的太阳落到天空45度角时,变成鲜艳的大红色,周围的云彩也跟着变成了大红色,几束光直入深海,瞬间一片火海映入眼帘,一艘小船划过海面,形成一幅美丽的夕阳剪影。

摄影师们早已架起了机器“咔嚓咔嚓”拍个不停,我却久久的呆滞在那边红色斜阳下愣神,晚霞渐渐的出现,红的、蓝的、紫的、明黄的,斑斓华丽,如果用它作件衣裳一定美极了!

20分钟后,大红色变成了茜红,从未见过如此摄人心魂的茜红,如抹了腮红的少女娇媚动人!再往后,天空又变成了桔红、桔黄、冷灰。

摄影/朱文鑫

夕阳完全落下去后,海的遥远处又呈现出一种高贵的蓝调,灰蓝的海的那一边,是蓝色山峦,一层一层往后推去,渐远渐淡渐高贵!

摄影/因图君

出色的户外摄影师,多半熟知自然科学,对大自然的气候变化了如指掌,例如我的三位旅伴,对日出与日落的时间掌控分毫不差,他们告诉我太阳看似落下去了,但其实日落还没完全结束,40分钟后,天边会再次反射出瑰丽的亮光,照射到对面天空的角度!

摄影/朱文鑫

摄影/朱文鑫

我站在高高的岩石上期待天光的出现,很久没有像这样,只是静静的用眼睛看,没有拍照,没有发微信,周围静得只有海鸥拍打翅膀,以及海浪的声音!

摄影/晓岚

上一篇:悠然见岚山,那些令人怦然心动的风景